中國駐英大使批「末代港督」彭定康:他身體進入21世紀,腦袋仍留在舊殖民時代

2019年07月08日     705     檢舉

環球網

【環球網綜合報道】7月7日,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旗艦高端訪談節目「安德魯·馬爾訪談」(The Andrew Marr Show)現場直播專訪,回應包括香港、華為在內的諸多當下熱點問題。在專訪中,劉曉明大使再次批駁了英方近期在香港問題上對中國的不當指責。以下為中國駐英國大使館網站公布的BBC專訪部分文字實錄:

馬爾:最近,圍繞香港修例引發的示威遊行,中英之間發生了外交爭論。示威者認為修例是對人權的侵蝕,英國外交大臣亨特對示威者表示同情。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罕見舉行記者會,對英方干涉中國內政表示強烈不滿。今天我邀請劉曉明大使做客訪談節目,這是他自記者會後首次接受採訪。歡迎大使先生!記者會上,你確實感到十分憤怒吧?

劉大使:是的,中方堅決反對英方干涉香港內部事務。我們認為,修例決定是必要、正當、合理的,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和政府為的是使香港成為更好、更安全的地方,而不是「避罪天堂」。然而,英國政府高官卻支持示威者。更惡劣的是,當發生暴力事件時,英方依然表示支持,不僅不譴責暴力衝擊立法會的行動,反倒對香港特區政府處置暴力事件提出批評。

馬爾:亨特外交大臣只是表示「心與示威者同在」,但並不贊同暴力行動。很多人認為,香港回歸中國時,中方承諾對香港政策將保持50年不變,但修例將侵蝕這一承諾。在他們看來,如果香港人能夠輕易被引渡到內地,那麼很多人就不敢隨便說話了,言論自由將被逐漸壓制,這意味著「一國兩制」開始走向終結。

劉大使:看來你對修例的實際內容缺乏了解,有關條例並不只是要把罪犯從香港引渡到內地。香港與30個國家簽訂了刑事司法協助協定,但香港與超過170個國家或地區還沒有簽訂相關協定。如果有人在香港以外地方犯罪,逃到香港,香港就無法對其依法懲治。修例就是為了堵住漏洞。一些人有意利用此事在香港民眾中煽動恐慌。

馬爾:北京需要引渡罪犯的權力,是嗎?

劉大使:我不這麼認為。修例的提議由特區政府發起,正如行政長官所說,特區政府從未收到來自中央政府的指示或命令,這完全是特區政府的提議,是為了完善香港的法律體系。

馬爾:我們都看到了立法會受衝擊的視頻,香港警方似乎無法阻擋抗議示威者,如果中方認為形勢失控、特區政府無法控局,中國中央政府會直接介入嗎?

劉大使:你提到了「一國兩制」50年不變,我們完全遵守這項承諾,這是毫無疑問的。從這件事開始一直到現在,中國中央政府從未進行任何干預,每個階段都是特區政府在處理。相反,英國政府卻在干涉,他們一開始對示威者表示支持。當暴徒衝擊立法會時,他們又聲稱不能以暴力事件為藉口進行鎮壓,他們企圖破壞香港法治。對你的問題,我的回答十分明確,我們對特區政府有信心,而且事實已經證明他們有能力應對事態。

馬爾:無論如何,修例將使向內地移交罪犯變得更加容易。彭定康稱,事態正在逐步惡化,持有錯誤觀點的人不能參加政治活動,媒體和大學言論自由被削弱。一些人在香港被劫持,然後被帶回內地。

劉大使:我斷然拒絕彭定康的指責。作為香港末任港督,他身體已經進入21世紀,但腦袋卻仍留在舊殖民時代。修例並不會使從香港引渡罪犯變得更容易,修例有保障條款,37種罪行以外的不屬於移交範圍。比如,涉及宗教和政治類的不在引渡之列,而且罪行必須在香港、內地兩地都成立。假設一個極端的例子,如果謀殺在香港不構成刑事犯罪,那麼殺人犯就不會被引渡。

馬爾:近期中英之間爭吵十分激烈。亨特甚至威脅要對中國實施制裁,中英關係出現危機了嗎?

劉大使:我不這樣認為。我們對外交爭論不感興趣,中方仍致力於與英國發展強勁有力的夥伴關係。我還記得上次接受你的專訪,是在習近平主席2015年對英國進行國事訪問前夕。

馬爾:我當然記得。

劉大使:中方一直致力於推動習近平主席對英國事訪問開啟的中英關係「黃金時代」。但我不同意英國某些政客所謂對華保持「戰略模糊」的說法,它不屬於中英關係的詞彙,而完全是冷戰思維語境。

責編:薛藝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