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撤回金本位或邁出一大步, 外媒:美聯儲無權拒絕中國運回黃金

2019年03月01日     6,118     檢舉

原創 BWC中文網

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曾說過,「歷史只有在回顧時才有意義,而且永遠沒有定論」,這對於脫離金本位制的美元來說同樣適用,近300年前,物理學家牛頓在擔任英國鑄幣局局長期間提出的金本位也是要求國家以黃金為基礎發行貨幣,其實已說出了黃金的價值意義.

與此同時,近幾年來,世界金融市場也正在發生一件意義深遠的事,這件事就是,世界多國正在掀起運回存在美聯儲或英格蘭銀行的黃金儲備的潮流,而這背後的信息是,現在的美元已不如往昔,也早就失去了美金的真正含義,包括德國、土耳其、匈牙利、比利時、法國,義大利、奧地利、委內瑞拉、瑞士及荷蘭等10國正在掀起運回存在美聯儲或英格蘭銀行黃金的潮流。

而按美國知名金融網站ZeroHedge的解釋稱,美聯儲更是無權拒絕各黃金所屬國央行查看或運回存在美國的黃金,況且這些黃金的所有權是非常清晰的,BWC中文網也多次強調,因種種歷史原因,在紐約地下金庫里,當時共儲藏了包括中國在內的至少60多國和國際組織的近7000噸黃金,而觸發全球央行加速增持或運回存在海外黃金的原因是十年前美國爆發的次貸危機。

不僅於此,近年來,部分經濟體恢復金本位的聲音也是此起彼伏,比如,俄羅斯和伊朗,而這似乎正在折射對美元再次失去信任後,黃金的歷史貨幣價值正重新回到人類視野的邊緣。比如,在極端的情況下,主權信用貨幣(紙幣)會等同於紙,但黃金在任何時候都不會失去其價值,因此,這一意義最明顯的體現即是黃金在通貨膨脹時代的價值,無節制發行的紙幣會因通脹而貶值,但黃金卻不會。

這一點任職美聯儲主席時間最長的格林斯潘為我們做了最好的解釋,他表示:在沒有金本位制的情況下,我們無法通過通貨膨脹來保護儲蓄的財富不被貶值消失,比如,在金本位制下1834年至1913年間的經濟增長就保持了零通貨膨脹的紀錄。

左二黃色區域為格林斯潘任職美聯儲主席時段,美國脫離金本位後近四十多來的通脹率趨勢圖

所以,僅從這一點來說,理論上,一個100%的以錨定黃金的貨幣是能夠抑制通脹、防止價格水平提升,還能消除可怕經濟周期的,同時令所有類型的貨幣危害也會幾乎無效,換句話說,金本位制度不僅從經濟角度勝過紙幣計劃,而且從道德角度看是公正的,正是在此背景下,數周前的一條財經新聞更表明美聯儲在退回金本位上可能正邁出了重大一步。

據WSJ稱,美國西維吉尼亞州有一位叫亞歷克斯穆尼的眾議員提交了一項建議恢復金本位的新法案,同時,我們也注意到,早在2017年,美國愛達荷州和亞利桑那州也在加速立法,讓黃金白銀成為與美元並駕齊驅的合法貨幣,並取消貴金屬利得稅,使之成為美元紙鈔的替代貨幣來對抗通脹和儲存人們的財富。

而穆尼提出的解決辦法是控制美聯儲的貨幣供應量,並將其決定權交還給美國市場,因為,黃金標準是公平的,因為是美國普通人在控制貨幣供應量,而現在的政策明顯是有利於離印鈔機最近的那些精英,而不利於中產階級,他進一步稱,我們的大多數經濟和金融問題並不是單純的全球化和失業造成的結果,而是美聯儲通過印鈔—債務擴張—通貨膨脹來摧毀我們的資金,對此,美聯儲應該承擔責任。

數據顯示,目前,美國通脹升至近一年最高水平,對此,首席投資官Jack Ablin相信美國會進入1980以來從未有過的通脹環境,而這背後的邏輯是,美聯儲貨幣供應量的增加將減少工資的購買力,實際上美國人工資購買力的增長停滯了。

不僅於此,我們還注意到,據彭博社在一周前稱,繼穆尼拿出金本位新提案後,西維吉尼亞州立法委員代表Pat McGeehan在此基礎上也推出了一個健全貨幣法案,以消除該州對金銀的所有納稅義務,將取消對黃金和白銀的所有稅收。

對此,一些與BWC中文網有聯繫的經濟學家稱,單就金本位來說,在戰略上回歸不是沒有可能,但戰術上不具備可操作性,因為,央行們目前都沒有足夠的理由放棄主權信用貨幣,換句話說,即使金本位的支持者也通常不會提及黃金對中產階級的有利影響,但這項提案是自美元脫離金本位後,美國議員利用黃金第一次叫停美元發行體系的嘗試,意義仍舊十分重大。

事實上,如果貨幣發行者真的想提高中產的生活水平,那麼回歸類似於金本位制硬通貨的貨幣秩序仍具有經濟和道德上的雙重必要性,雖然,目前有關金本位的討論還只停留在戰略層面,也沒有更多的新聞報道來談及此事,但這些事在今年已經93歲高齡的格林斯潘看來,意義仍舊十分重大。他認為,這體現了對貨幣真正價值有清晰認識的投資者來說,黃金本位制十分有必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