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克薩斯為何還不在中國建廠?看看它的日本工廠你或許會明白

2018年12月08日     8,417     檢舉

機械知網

相比十多年前貴得出奇的奔馳寶馬,現如今它們也是普通老百姓買得起的座駕。縱觀現在汽車市場,除了推出小排量車型降低成本,各名車品牌紛紛進入中國建立生產基地,再進一步擴大利潤空間。

奔馳、寶馬、奧迪早已在中國建廠生產。甚至連最晚進入中國的林肯都公布了國產計劃後,日系豪華車品牌LEXUS雷克薩斯還是遲遲未動。其他豪華品牌也眼紅BBA在國內呼風喚雨,為啥雷克薩斯還如此淡定。

難道…難道它是有什麼「難以啟齒」的地方嗎?

2016年,中國豪華車市場新車(含進口)銷量達208.9萬輛,同比增長15.6%,繼續超越車市平均增幅,每年銷量的高增長更讓豪車國產化趨勢愈演愈烈。奔馳、奧迪、寶馬、沃爾沃、捷豹路虎,林肯紛紛選擇在華新建工廠、擴充產能。數據顯示,除2019年實現國產的林肯尚未公布產能情況外,其餘五家在華新增總產能已達到107萬輛。

在這種形勢下,對於雷克薩斯中國執行副總經理江積哲也來說,雷克薩斯何時國產?肯定是這幾年被外界問到最多的一個問題。

雷克薩斯中國執行副總經理江積哲也

而他回答這個問題的方式之一,是自2015年起每年組織兩次「匠心之旅」,其中,雷克薩斯位於日本福岡的九洲工廠,是必去的一站。

豐田汽車在全球已有50座工廠,雷克薩斯作為豐田汽車旗下的豪華品牌,在日本僅有兩家工廠經過資質認可,可以作為它的生產基地,其中一家便是九州工廠。雷克薩斯全球銷量的一半、銷往中國90%的汽車,都是在這裡生產出來的。很多人都知道,生產一輛汽車整車,主要經過衝壓、焊接、塗裝、組裝四道工藝。在豐田九洲工廠,一輛車從最初衝壓到最後將近3萬個零部件全部組裝好並檢查完畢,一共需要19個小時。其中,塗裝工序大約需要10個小時,而組裝加檢查的時間則大約為5小時。

就在每輛車19個小時的生產過程中,凝聚著很多人可能還不知道的雷克薩斯的「匠心」,將對細節的專注和對完美的堅守貫穿於產品生產的每一個環節中。

首先,說說雷克薩斯的「不同」。

走進塗裝車間,在傳統的汽車塗裝車間,是將同樣顏色的車輛匯總在一起生產。而雷克薩斯塗裝車間的特點在於:這裡的生產設備可以根據顧客要求,依照每一個訂單的不同顏色,在同一個流水線上,一輛一輛地生產,同時還具備能打造出如鏡面一般光滑柔順的塗裝工藝。

塗裝車間,整個塗裝流程共有46道工序,具體作業多達186項,大約需要花費10個小時。

而在組裝車間,在流水線上挨個組裝的車輛,不僅不同顏色,還是完全不同的車型。在最後的組裝環節,包括發動機、輪胎等大型零部件,再加上所有小零件,一共約有2500個零件等待著組裝,這種混車型流水線的複雜程度,大家完全可以想像,但是在九洲工廠,一切都有條不紊地進行。

在流水線上安裝一輛車所需的零件,會在事先被裝進一個藍箱子內。以前是從旁邊的零件架上選取零件進行組裝,但現在採取事先分揀整套零件的方式,既可以省去選擇零件的時間,讓工人專心準確地組裝,也減少了生產線上的零件架,有縮短生產線長度的好處。

另外一個不同之處,是在流水線的地面上,也安裝了照明設施。因為很多工作是在車身底部作業,以前即便如此,也只從上邊或側面打燈,會出現看不清楚車身底部的問題,九州工廠員工因此想到了鋪設地板燈的創意,創造了一個對眼睛十分柔和又明亮清晰的作業環境,目前已經被推廣到了整個豐田集團。

其次,再說說雷克薩斯的「苛刻」。

在塗裝車間,會看到工人們用自己的雙眼和雙手對塗裝結束的車輛進行細緻的檢查,對他們的要求是看得見的0.1毫米粉塵。

在組裝車間,產品進入總裝檢測線後,對工人的要求變得更高。質檢線上的工人需要對車輛進行是否有縫隙、是否有高低不平、門開關是否流暢、是否有劃痕或髒污的檢測,而這項檢測完全依靠人手的感覺。即便戴著手套,工人們也要摸出哪怕是零點幾毫米極其細微的縫隙。

為了滿足這些「苛求」,雷克薩斯有一些特殊的訓練項目。比如,對於那些縫紉車座的工人來說,如果想上崗,要學會在90秒時間內,用非慣用手、單手將一張紙折成一隻構造完美的貓頭形狀。再比如,在員工進行手工噴漆面板的模擬訓練時,豎立的噴塗面板上繪有非噴塗部分,面板下方放置幾個空杯子,整個訓練過程用水模擬油漆進行噴塗,完成之後檢查杯子內的水。如果噴塗區域下方水杯里的水量持平,證明噴漆非常均勻,而非噴塗區域下方的水杯如果有水,則說明有浪費油漆的情況,這對員工來說,都是非常苛刻的考驗。

總體而言,整個工廠無論是衝壓車間的機械手衝壓,還是塗裝車間的顏色配比,以及總裝車間新車儀表台的人工安裝和新車出廠之前的嚴格檢測,甚至是哪個螺釘施加了多大緊固度,所有的行為都通過數據輸入電腦,無論未來在汽車身上發現什麼,均可以時光倒流回到資料庫查看,以保證產品每一個環節的100%精準。

按照大家的固有印象,工廠本是機器轟鳴的地方,十分嘈雜。但是雷克薩斯追求的是「乾淨而安靜」的工廠,安靜到什麼程度?讓工人能聽到零件安裝到位的「咔噠」聲,因為,這事關產品質量。

組裝車間,大到發動機,小到螺絲釘,約有2500個零件在這裡組裝。

參觀工廠的人一般都很好奇,再嚴格管理的工廠也總會由於各種原因生產出一些瑕疵產品,這家工廠的次品率大概多高?對方的回答竟然是:「沒有一台」。

流水線的最終檢測工序,被稱為「質量門」。如果在流水線的哪個地方發生異常,工人會立即在該工序內進行返工,對某輛車進行了返工的信息會匯總到「質量門」。根據相關信息,再度確認問題是否已經解決了、是否還有其他問題等等,建立一種絕不讓不良產品流向下道工序的生產管理體制,在雷克薩斯流水線上,共有12處這樣的「質量門」。而一輛整車在出廠之前,要經過1700多個檢查項目。

豐田九州工廠高級經理溝口正久說,工匠們以對完美品質近乎苛刻的追求和超乎想像的技藝製造汽車,讓「九州製造」的新車輸送到世界各地。

2016年,豐田九洲工廠的產能是35萬台,這一年,雷克薩斯在中國的銷量首次超過10萬台,累計銷量達到10.9萬台,同比增幅25.6%。所以,回到雷克薩斯是否應該在華建廠的問題,我們可以發現,對於嚴格堅持訂單生產的雷克薩斯來說,產能目前並不算緊缺。

至於成本問題,江積哲也告訴澎湃新聞,將這些車從日本九洲船運到上海港或是天津港,所需要的時間都只是兩天,物流成本並不算高。因此,在他看來,雷克薩斯沒有國產的弊端,只是要多承受一些進口稅,而這方面的成本,豐田自身可以消化掉一些。

2017年,雷克薩斯中國區的銷售任務是11萬輛,增長率不到0.8%,江積哲也對此表示,「和豐田一樣,雷克薩斯始終遵循年輪經營理念,堅持在市場精耕細作的基礎上,著眼健康、可持續的發展。我們堅決不以激進的方式攫取市場,不給4S店經營帶來巨大的壓力。」

但是,以這樣的增長速度,中國豪華車市場奧迪、寶馬、奔馳占據七成以上市場份額的局面何時能改觀?江積哲也笑著說,去年雷克薩斯在中國大約占據豪華車市場5%的份額,等市場份額上升到10%以後,他認為自己對這個問題才有發言權。至於在華建廠,「等到絕大多數中國消費者都認為我們應該國產的時候。」

這一天或許要比雷克薩斯自己的設想來得快,因為今年以來雷克薩斯在中國的增長比去年更為強勁。2017年5月,雷克薩斯在中國市場的銷量為9678台,其中,智·混動車型的銷量占25.1%,即2428台。今年1-5月,雷克薩斯累計在華銷量已達49899台,同比增長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