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特會之前,中美小心翼翼「斗而不破」

2018年11月16日     1,811     檢舉

原創 中國新聞周刊

外交安全對話:中美「對表」的契機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蔣濤 李純 刁海洋

本文首發於總第877期《中國新聞周刊》

在「新冷戰」說鋪天蓋地的輿論背景下,當地時間11月9日,第二次美中外交安全對話在美國華盛頓舉行。中美雙方代表團分別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國防部長魏鳳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美國防長馬蒂斯領銜,雙方就外交和安全領域的議題舉行高級別對話。

有分析認為,在中美關係從經貿到外交,從安全到人文,各個層面關係趨於緊張之際,此番在華盛頓召開的中美外交安全對話可謂正當其時。通過這次對話,「雙方都表現出改善關係的姿態」,同時「彼此劃出紅線」。

11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左二)在華盛頓主持第二輪中美外交安全對話後,同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魏鳳和(左一),以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右二)和國防部長馬蒂斯共同會見記者。攝影/本刊記者 刁海洋

外交學院副院長王帆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在中美競爭與合作交織的情況下,維護中美雙邊關係與破壞雙邊關係都不容易,甚至都需要付出代價,但從長遠來看,破壞雙邊關係的代價將會遠超維護雙邊關係的代價。在全球經濟形勢和治理赤字不斷上升的今天,美國對華戰略的重大失誤將可能給世界帶來更大損失。

小心翼翼「斗而不破」

美國不追求用冷戰遏制中國的政策。」蓬佩奧在華盛頓舉行的第二輪中美外交安全對話上說。

在特朗普政府明確將中美兩國關係定位為「大國戰略競爭」關係後,中美在被認為是雙方關係「壓艙石」的貿易領域爆發激烈摩擦。特朗普政府採取不斷加碼的「極限施壓」方式,而中國也在捍衛自身合理利益上展現出「談,大門敞開;打,奉陪到底」的既靈活又強硬的姿態,全球前兩大經濟體的貿易對抗引發全球擔憂。此外,美國還在南海等涉及中國核心利益問題上咄咄逼人,也使中國不得不採取強力應對姿態。

9月30日,美國海軍「迪凱特」號飛彈驅逐艦擅自進入中國南海有關島礁鄰近海域,中國海軍「蘭州」號飛彈驅逐艦為維護中方主權,在南海相關海域逼近美艦,迫使其改變航線並駛離。

在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者金燦榮看來,中美兩艦險些「迎頭相撞」又小心翼翼「斗而不破」的狀態,正好是中美關係的寫照

作為中美兩國元首在海湖莊園會晤確立的中美四大高級別對話機制之一,外交安全對話被稱為雙方「彼此了解戰略意圖的重要平台」。首輪對話已於去年6月在華盛頓舉行,雙方達成多項共識。

然而近一年來,中美關係在軍事安全領域的消極因素頻繁顯現。從美方取消邀請中方參加「環太」軍演、宣布對中央軍委裝備發展部及該部負責人實施制裁,到中方採取召回在美國參會的海軍司令員、推遲中美兩軍聯合參謀部對話機制第二次會議等反制措施,國際輿論稱,中美陷入螺旋式升級對抗的風險在上升。

雖然兩國關係的變化影響兩軍交流的氛圍,但中美兩軍高層依然保持著高頻次互動交流。繼今年6月馬蒂斯訪華後,兩國防長10月在第五屆東協防長擴大會期間舉行雙邊會談,表達出深化溝通、管控風險的共識。此次魏鳳和赴美出席此輪對話並訪問美國,意味著中美防長近5個月內已有3次會面。

海軍研究院研究員、軍事專家張軍社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中美之間開展的此輪對話表明,雙方都有通過溝通交流管控分歧、避免衝突的意願,也都重視兩軍關係在兩國關係中的重要作用,推動其成為兩國關係的穩定器。中美兩軍關係的穩定,不僅符合雙方根本利益,也是國際社會的共同期待。具體到這輪對話,中美之間既存在分歧,也有合作的空間。

此輪對話後共見記者時,蓬佩奧也表示,中美面臨重大分歧,但合作依然是必要的。他說,美國並非要向中國發動冷戰,也並非要奉行遏制中國的政策,美中在關鍵領域的合作「必不可少」,呼籲中美在朝鮮問題上進一步合作。楊潔篪也指出,兩國擁有廣泛共同利益和巨大合作空間,同時在一些領域也存在分歧和不同看法。

兩軍關係的「穩定器」角色

此輪對話結束後,雙方代表團負責人在共見記者致辭和答問時,用語和口氣都較為緩和。《中國新聞周刊》在現場觀察到,雖然在一些領域存在較大分歧,但雙方均評價此次對話「坦誠、建設性、富有成果」。此次對話,也成為中美雙方進行「對表」的一次契機。

中方表示,無意挑戰或取代美國,尊重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利益,同時重申決不走國強必霸的老路;美方則再次表示,不尋求與中國進行冷戰或圍堵遏制中國,競爭不代表敵對。此外,雙方同意按照兩國元首確定的方向和原則,在相互尊重的基礎上管控分歧,在互利互惠基礎上拓展合作,共同推進以協調與合作為基調的中美關係。

在安全層面,雙方同意兩軍保持各層級交往並加強機制性對話,增進溝通,降低風險,將就建立兩軍《危機預防溝通框架》保持溝通,並致力於落實「重大軍事行動相互通報機制」和「海空相遇安全行為準則」兩個互信機制。

馬蒂斯重申,競爭不代表敵意,也不代表一定會導致衝突。中美雙方將繼續探索在太空、網絡、核能力等戰略問題上的合作新領域;加強兩軍交流;致力於完成《危機預防溝通框架》,繼續實施既有的信心建設措施,包括聯合參謀長對話機制。他還說,美方對保持自由開放印太的承諾堅定不移。

魏鳳和則指出,中美兩軍應進一步加強戰略溝通,妥善管控分歧,推進交流合作,努力使兩軍關係成為兩國關係的「穩定器」。中國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一貫奉行防禦性國防政策,決不走國強必霸的老路。中方盡最大誠意發展兩軍關係,也希望美方尊重中國核心利益和重大關切。

北京香山論壇秘書處辦公室主任、軍事專家趙小卓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作為中美關係「壓艙石」的經貿關係出現鬆動後,兩軍關係的穩定就顯得尤為重要,沒有或缺少溝通與對話,問題將會進一步發酵。對話涉及中美之間的諸多結構性矛盾,也正因此才體現出對話的價值。對於有損中方利益的行為,中方不會聽之任之,也逐一作出回應。與此同時,中方仍與美方積極開展對話,保持與美方高層的溝通交流,維護中美關係的基本面,這也體現出中方的戰略定力。

鋪路「習特會」

此輪外交安全對話原定於10月中旬在北京舉行,但因故推遲。在中美元首11月1日通話之後,此輪對話終於確定舉行。外界看來,這是兩國元首和高層常規溝通和接觸的成果。

也是在中美元首11月1日通話後的第二天,特朗普稱中美兩國元首將在11月底於阿根廷舉行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的間隙會晤和共進晚餐。特朗普11月2日對記者說:「我們與中國進行了很好的討論。現在我們離採取行動更近了。」

在兩國關係發展中,中美元首的引領作用至關重要。自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以來,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他在2017年有三次會晤,11次通話,2018年迄今也有4次通話,但直至本月底才會有今年的第一次會晤。輿論認為,今年以來,由於美方對華的強硬姿態,中美兩國元首通話和會晤的頻率大大放緩,尤其是11月1日進行的今年第四次通話,是7月份美國對華發動貿易戰以來,兩國元首首次通話,與上次通話間隔近半年。這是自特朗普當選以來,中美元首通話間隔時間最長的一次。

在外界看來,美國副總統彭斯對華政策演講宣示強硬姿態之後,兩國關係出現斷崖式墜落並非完全不可能。如今,撕裂中美之間的合作共識,甚至在華盛頓形成一種新的「政治正確」,美國戰略圈一位對華立場較為強硬的學者向《中國新聞周刊》感嘆地說:「其實我的立場沒有發生任何變化,但我已經快成為對華態度中的『鴿派』學者了。」

在11月1日的通話中,特朗普稱他本人重視同習近平主席的良好關係,期待著同習主席在阿根廷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峰會期間再次會晤,雙方可以就一些重大問題進行深入探討。

習近平則回應指出:「希望雙方按照我同總統先生達成的重要共識,促進中美關係健康穩定發展。我也重視同總統先生的良好關係,願同總統先生在出席阿根廷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峰會期間再次會晤,就中美關係及其他重大問題深入交換意見。我們兩人對中美關係健康穩定發展,擴大中美經貿合作都有良好的願望,我們要努力把這種願望變為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