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方連2個親密盟友都不放過,失望的新加坡號召東協跟著大國走?

2018年11月14日     12,054     檢舉

原創 海外探客

新加坡是國際關係的風向標,擁有最靈敏的嗅覺。最近,這個人口近600萬的城邦小國做出了重要轉變。

11月12日,新加坡與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簽署了關於升級「自貿協定」的文件,對6個領域進行升級,還新增了3個合作項目。值得注意的是,協議里首次納入了「帶路倡議」的內容,初步達到了高水平、全面的互利共贏目標。雙方還一致同意將「南向通道」更名為「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這恐怕是新加坡最想獲得的一個新定位與新身份。

無獨有偶,據媒體報道,新加坡在10月19日與歐盟簽署了自貿協定。鑒於有9000家歐盟企業在新加坡設點,新加坡與歐盟的貿易額占歐盟與東協貿易額的30%以上,歐盟方面因此順理成章地希望通過新加坡來打開東協的大門。而新加坡獲得的好處也不少。作為全球最大的煉油中心,新加坡可以利用這個協議加大對歐盟的油品出口,80%的貨物都能享受免稅進入歐盟的便利。

也是在11月12日,在東協峰會上,東道主新加坡公開呼籲東協必須擁抱多邊主義,加強與世界市場的融合和開放。他還強調東協擁有6億人口,在2030年有希望成為世界排名第4位的經濟體。新加坡強調,在逆全球主義浪潮盛行、自貿秩序受到嚴重挑戰和干擾的情況下,東協國家要形成合力,強化自身在全球經濟中的關聯性。簡而言之,從這些信息來看,新加坡不僅對單邊主義說不,而且開始站隊,公開反對單邊主義……而眾所周知的是,一提到單邊主義,其代名詞就是白宮和特朗普。

俄媒報道稱,對於像東協這樣主要以出口型國家構成的區域組織而言,自由貿易是生命線。在這種情況下,東協國家不能罔顧自身利益而盲目堅持「等距離原則」。而東協峰會也很可能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的相關會談放入議程,以此來對沖美方所引發的風險。美國並非RCEP成員,如果在東協峰會上就這個協定進一步形成共識,對華盛頓來說是無疑是一次打擊。

更多的事實也加重了東協的不安。剛剛從法國回來的特朗普在社交媒體上抱怨:(他們)在軍費和貿易上一直都沒有公平對待美國。我們依然在為他們提供軍事保護,支付了太多美元。而這些國家卻從美國賺走上千億美元的順差,這種情況不能再繼續下去。我們出錢保護他們,換來的卻是赤字和損失。現在是讓這些富裕的國家進行抉擇了——要麼掏錢為美國提供的強大軍事保護付費,要麼自己去保護自己!無論如何,美國必須要個公平!

這番話是對美國自二戰結束以來對所承擔責任的一個了結。法國總統馬克龍呼籲建立「歐洲聯軍」,遭美方批駁非常具有侮辱性。但美方又向歐洲盟友施壓,要求「公平支付北約防務條款里所規定的數額」,還聲稱「已經給予歐洲足夠的補貼」,這令歐盟已經產生的離心力越來越大。

不僅是歐盟,在亞洲活動的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與安倍會談之後繼續施壓,他公開抱怨日本採取了不公平的手段,導致美國商品無法在日本市場上取得良好的效益。美方最不滿的恐怕就是汽車和農產品在日本無法暢銷。而這也是日本歷屆內閣所無法讓步的。儘管美日都願意在印太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方面投入數百億美元,但這一紙空文仍舊無法掩飾雙方的裂痕。日本承受的壓力越來越大。

美國把自己這2個最親密的盟友都當成獵物,對東協這些國家又能如何?一邊是越來越深陷「教條式孤立主義」、缺乏現實性且無視盟友利益的白宮,一邊是通過進博會等加強開放與互惠的大國,這是一道不需要思考的選擇題。

新加坡最擅長的就是在大國環伺的歌舞場上輾轉騰挪而且身段柔軟且靈活。現在,這個東南亞最發達的國家由於對美方的失望,轉而為東協開闢了一條新的道路——跟著崛起中的大國走。亞洲是亞洲人的亞洲,這一理念無疑將日益深入人心。積極的事情正在發生,沒有睦鄰惠鄰的不是。(完)

註:本文系「海外探客」原創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