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分裂國會」成定局,搶回眾議院的民主黨將這樣阻擊特朗普

2018年11月11日     2,481     檢舉

第一財經

美國中期選舉結束後,民主黨時隔八年重新掌控眾議院,共和黨仍控制參議院,「分裂國會」成定局,這樣的政治現實將如何影響未來兩年的美國經濟?

此前即看好民主黨拿回眾議院控制權的清華大學中美關係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周世儉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分裂國會」的結果基本符合美國中期選舉的歷史定律,美國民眾希望看到府院之間的制衡,不過民主黨的回歸將在一定程度上掣肘共和黨推行其經濟政策。

其中,周世儉對美國經濟方面短期看好,長期看憂,其原因在於減稅政策的作用不耐久,相反債務問題越來越突出,導致其償債率提高。

「截止到10月,美國國債已經達到近21.7萬億美元,增長非常快,這意味著美國月增長900多億美元的債務,一年下來國債規模超過一萬億不成問題。」周世儉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民主黨此次在中期選舉選戰中也是主打這一問題,指出共和黨方面為了眼前利益,寅吃卯糧。

瑞銀則在一份分析報告中指出,一個分裂的國會對市場也許是有利的,因為它降低了重大立法(譬如減稅)順利成為法律並無意中損害經濟的可能性。

美國經濟財政擴張受限

目前美國是世界債務最高國家。如周世儉所述,截止至2018年10月,美國的國債規模已經接近21.7萬億美元,創下歷史新高,然而美國還在發新債。

今年以來,美國的債務已經增加1.2萬億美元,周世儉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本周美國財政部還要再發830億美元國債。

然而,發債背後是由於美國財政赤字在不斷擴大。2018財年,美國預算赤字為7790億美元,同比增長17%,創6年新高,其主要原因是由於大規模減稅導致收入減少的同時,美國政府還加大了政府支出,特別是在國防方面的支出。

同時,根據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預測,2019財年美國的預算赤字將達到9730億美元,2020財年將超過1萬億美元。

財政預算赤字的擴大,使得美國無法順暢還債,還得不停發新債來填補財政虧空。

根據美國中期選舉前多家民調顯示,大部分選民均表示對這樣不斷高漲的國債感到憂慮,並在投票時會將這一因素納入投票的考量之中。

譬如,據無黨派的彼得·彼得森基金會(Peter G. Peterson Foundation)的民調顯示,大約四分之三的選民,無論他們支持共和黨還是民主黨,都將國債問題列為在決定支持哪一位候選人時的「重要」選項,彼得·彼得森基金會執行長彼得森表示,「選民們在尋找那些可以恢復財政秩序並保證我們未來的候選人。」

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項民調也顯示出相同結果,即「赤字問題意義重大」是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能達成的有限共識中的一個。在Morning Consult / Politico聯合進行的民調中,超過一半的選民也將降低聯邦赤字列為「首要任務」。

不過此前在中期選舉中,共和黨方面曾宣布,要再次為中等收入家庭減稅10%,不過美國政府尚未公布提案的詳細信息。

瑞銀則在前述報告中指出,目前美國經濟已經接近釋放了全部潛能,在市場對進一步的順周期性財政措施越來越擔憂的情況下,國會能不能輕鬆通過重大立法已經不那麼重要了,特別是進一步的減稅政策會加劇目前的財政赤字。

在此情況下,民主黨控制眾議院或能進一步限制美國政府出台刺激財政赤字擴大的減稅政策,並降低美國經濟過熱的可能性。

不要忽視「跛腳鴨時期」

不過,分裂國會中存在著兩個潛在的衝突因素。第一,在中期選舉前,美國政府方面宣布要求每位內閣部長削減各自預算的5%,然民主黨指出共和黨實際上看上的並非政府支出,而是希望降低社會福利支出,在制定新財年支出計劃時,共和黨與民主黨在此方面的衝突將無法避免。

第二,正如牛津經濟研究院美國經濟研究負責人達克(Gregory Daco)在發予第一財經記者的報告中指出,不要忽視「跛腳鴨時期」:此前國會已經通過了70%的2019年財政支出計劃,但是餘下的部分必須在12月7日通過,否則將出現部分「政府關門」現象(譬如目前國土安全部就尚未拿到修邊界牆的資金),考慮到2019年民主黨將全面控制眾議院,共和黨會將此次「跛腳鴨時期」看作是通過該修邊界牆預算的最後一次機會,因此不能排除12月初期出現「政府關門」現象的可能性。

瑞銀亦在報告中指出,「分裂國會」會威脅到共和黨的一系列議程,其中包括第二輪稅改以及削減社會保障和醫療保險權利方面的提議。

瑞銀提示道,如果兩黨僵局達到了2011年時的程度,導致政府關門或債務上限危機,這就不好了。在2011年時,美國財政部接近債務技術性違約,標準普爾500指數下跌近20%。

達克亦指出,2019年夏天時,兩黨必須就提高債務上限達成共識:從過去十年的經驗中可以得知,在對峙中,沒有任何一方從中能受益。

此外上述報告均指出,基礎建設領域可能是為數不多的,兩黨可以形成共識的領域。 對此達克認為,長期以來,兩黨均支持對基礎設施加大投資,但是兩黨通常會在融資方式上陷入分歧。

譬如,今年美國政府方面提出利用2000億美元的聯邦資金撬動來自地方政府以及私人投資者的8000億美元資金。達克指出,2019年民主黨州長們要如何做仍要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