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學者熱議:如何面對2049年的中國?

2018年11月08日     4,488     檢舉

海外網

隨著中國宣布要在本世紀中葉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國外學界與智庫對此高度關注。11月2日,在耶魯大學召開的專家座談會上,該校多名專家討論了中國的發展與美國的應對,並對中美關係發展提出建議。

針對中國崛起意味著什麼這一問題,耶魯大學經濟學系教授阿萊·切文斯基認為,中國崛起為全球經濟大國,可以被視為中國在經歷了一個多世紀的屈辱後重回它的歷史位置。「2049是中國回到它的歷史軌跡並占領它應有位置的時候,」切文斯基說,「中國應有的位置,某種程度上是指經濟系統的中心。中國是否將成為中心或是全球經濟系統的中心是一個可探討的問題。」

耶魯大學新聞截圖

對於美國是否應該將中國視為一個對美國全球秩序主導地位構成巨大威脅這個問題,耶魯大學傑克遜全球事務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史蒂芬·羅奇表示,雖然美國國會和政府形成的兩黨話語體系將中國塑造成一個主要威脅,但這些說法毫無根據。

耶魯大學校長彼得·薩洛維進一步表示,中美兩國間學術研究和交流具有互利性。在場聽會的學者中有十幾人表示,他們有過與中國學者在學術研究上的合作。對此,薩洛維說:「這樣的學術合作已經導致重大發現,將幫助全世界。中美應該嘗試呼籲一個已經發展起來的中國和美國能產生的最好結果。中美應該藉助對方的長處,找到解決緊迫性全球挑戰的方法。」

耶魯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和國際安全研究主任努諾·蒙泰羅則認為,中國在未來是否會成為一個與美國勢均力敵的國家取決於它是否有能力開發一個品牌,一個中國所代表的的理想圖景,並可以向其他國家推廣。中國需要在全球發展一套關於中國體制的自我話語體系。

對於中國與西方的關係將朝著什麼方向演變,耶魯大學東亞語言文學與比較文學教授石靜遠認為,在過去幾十年里,中國一直以弱者的身份講述自己的崛起,並且在借用西方體系裡的元素的同時,保持了自己的文化和政治認同。「對於中國來說,吸收西方好的部分從來不是要變成西方,」她說,「這是為了將這些部分作為成為更好的東西的階梯。至少對於世界其他國家來說,這是以美國為中心的世界觀的替代品。」

至於中美公民應該如何進一步交流,英國《金融時報》亞洲版編輯賈米爾·安德里尼發現,中國公民了解美國的程度平均來說比美國公民了解中國的程度更高。為解決這一鴻溝,石靜遠鼓勵更多的美國公民觀看中國電影,閱讀中國的科幻小說,從而更好地認識中國這個國家和社會。自我力量是中國目前在世界上存在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因此她認為,中國的歷史和文化與中國的經濟一樣重要。

薩洛維則認為美國應該向中國學習基礎設施建設,如中國的高鐵和現代化機場。「經濟和政治背景具有顯著不同,」薩洛維說,「但是美國還沒有建設出我們所需的像中國鐵路和地鐵那樣的基礎設施,美國因此正在為此付出代價。」

對於中國經濟的韌性,羅奇表示,在過去的20年中很多評論者關於中國經濟崩潰的預測都被證明是不正確的,中國有能力應對這些挑戰,包括環境退化、人口關切和過度投資。羅奇說:「中國是在擁有世界上最大國內儲蓄實力的情況下這麼做的,中國可以將自己的儲蓄用於建設基礎設施,從而支撐社會的保障網絡。中國的力量更持久。」(編譯/人民日報海外網-中國論壇網 劉思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