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大煩惱來了,反對軍集結力量只打美軍,向海外兩大基地集結

2018年11月02日     735     檢舉

聞媒體al-Ghad Press援引一名伊拉克高級軍事消息人士的話報道,約4000名「伊斯蘭國」Kong怖zhu義組織武裝分子聚在伊拉克、敘利亞邊境一線。「伊拉克情報部門證實,伊敘邊境敘利亞一側的「伊斯蘭國」武裝分子數量為4000人左右,其中的800人是伊拉克公民。」幾乎是在同一時間,聯合國安理會附屬機構分析支助和制裁監測組代表表示,目前有3500-4000名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的武裝分子在阿富汗境內活動。

楊斌國評論:兩則消息事實上都指向美軍在海外的兩大基地阿富汗和伊拉克,分別與2001年和2003年出兵阿富汗和伊拉克,拉開了美軍自冷戰之後對外戰爭史上最大規模的兩場戰爭。而報道中所提的兩地各自數千名「伊斯蘭國」武裝人員湧向的目標方向就是至今駐紮在兩國的美軍駐地。也可以說「伊斯蘭國」的泛濫與美國發動兩場戰爭有直接的結果。

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事實上「伊斯蘭國」的發源就在伊拉克國內。之所以戰鬥力強悍,軍事基礎力量來自於伊拉克薩達姆前政權的「舊軍隊」。把「伊斯蘭國」可以理解為「遜尼派之怒」或者「復仇的薩達姆」。被強行推翻政權,對於任何一個主權國家的民間反抗力量,一旦具有號召力,都會燃起「烈火」。

「伊斯蘭國」的爆發最初利用了民眾對美國以及西方強烈的「仇恨值」。在2014年伊拉克爆發「伊斯蘭國」高峰時期,美國和伊拉克政府束手無策,即便加上數千駐伊拉克美軍、外加伊拉克庫爾德人也不是對手。事實上性命金貴的美國大兵,在沒有優勢兵力的情況下,戰力非常「渣」。

當權美國總統歐巴馬在大撤軍之後,事實上被當地「遜尼派」找到了可以反擊的一次機會。實際情況確實如此,數千美國軍隊無法抵擋迅速爆發的武裝力量。很快歐巴馬政府找到了折中的辦法,一個擋槍者。伊拉克新政權在去除薩達姆之後的一個標誌性現象就是弱化「遜尼派」勢力,什葉派抬頭並掌握權力。

這給伊朗介入一個非常好的機會,歐巴馬政府與伊朗的交易很快達成。史無前例的與「死對頭」伊朗簽署的「伊核協議」事實上是一種交換條件。伊拉克軍隊和庫爾德人武裝被打的丟盔卸甲時,伊朗派出了軍隊開始接管防務。

實際上伊朗派出的軍隊精英,只是少數軍官,很快在當地訓練出了超過10萬什葉派精兵。伊朗的介入,很快扭轉了局勢。被伊拉克軍隊丟失的四座城市,在美軍空軍支援下,很快就被奪了回來。當時的美國白宮可以說「鬆了一口氣」,不然情況可能被敘利亞局面更為糟糕。嚴重的局面還不止於此,「伊斯蘭國」的泛濫很可能會讓美國在伊拉克政策陷入失敗。

難以想像美英動用數十萬軍隊,推翻薩達姆政權之後的15年後,美國軍隊被面臨趕出伊拉克的局面。要麼美國重新向伊拉克派出大量軍隊,不管哪種結果對於美國政府都是非常嚴重的局面。特朗普上台之後,摘了歐巴馬的「桃子」之後接著「卸磨殺驢」,撕毀「伊核協議」,重新與伊朗玩對峙遊戲。

很顯然重洗調整部署的「伊斯蘭國」殘餘勢力,專找「軟柿子」捏,在敘利亞已經找不到可以打敗的對手,找「宿敵」美國的晦氣顯然是經過深思熟慮。美國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無兵可用,伊拉克這次伊朗不再可能出兵幫美國擋牆;而阿富汗最有戰鬥力的是塔利班,雖然也反對「伊斯蘭國」,但與美國讎恨也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