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再度「攻擊」索羅斯:把他關起來

2018年10月28日     4,343     檢舉

華爾街見聞 / 劉鑌練

無論在商界、政界還是投資界,特朗普都「樹敵無數」。這其中,就包括量子基金創始人,國際金融巨鱷索羅斯。

周四在白宮青年黑人領袖峰會上,特朗普會見了青年代表。在關於全球主義和貿易議程的演講中,當他批評外國「欺騙我們的工人」時,一些人開始叫喊「索羅斯」的名字,其中一名成員甚至大喊「把他(索羅斯)關起來」。

作為回應,特朗普笑了笑,自己重複了這句話「把他關起來」,並指向喊了這句話的觀眾示意。

美國保守派人士普遍批評索羅斯的「開放社會」基金會,因為其支持全球主義價值,與特朗普的美國優先和保護主義背道而馳。

此後,認為特朗普言行不當的批評聲浪襲來,這些人士大力譴責特朗普的做法與早前自己的表態背道而馳。

在對本周美國發生的多起爆炸事件表態時,特朗普曾稱,「美國人必須團結起來」,「絕不允許政治暴力紮根」。

然而,當有人因政治立場不同而主張「把索羅斯關起來」時,特朗普不但沒有制止這類言行,反而參與其中。

索羅斯與特朗普「怒懟」往事

索羅斯和特朗普「互懟」的歷史由來已久。

據英國《衛報》早前報道,索羅斯曾多次批評特朗普,甚至稱他的政府是「世界的威脅」,並預測美國總統不會連任,甚至可能在下一次大選之前「消失」。

本月初,成千上萬「女權主義者」聚集在美國國會山莊前,抗議特朗普總統提名卡瓦諾為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特朗普於次日在社交媒體就發文反擊,指責卡瓦諾的反對者們是受索羅斯支持的「有償專業人士」。

特朗普說:

這些非常粗魯的電梯尖叫者是有償的專業人士,只是為了讓參議員們看上去很糟糕。不要上當受騙!再看看那些專業製作的一模一樣的標語。這些是由索羅斯和其他人支付的,不是人們在地下室里用愛心製作出來的。

而在六月接受華盛頓郵編採訪時,主張全球主義的索羅斯再次痛批持「美國第一」立場的特朗普,認為他是一位「超級自戀狂」,稱此人終將為了自戀而「願意毀掉全世界」。

在採訪中,索羅斯表示,如果民主黨此次以多數選票獲得壓倒性的勝利,並與溫和的共和黨人建立兩黨關係,那麼他會贊成彈劾特朗普,「因為他正在危害美國和全世界。」

除了兩位主角的互相攻擊,特朗普的「前軍師」也用實際行動,公開與索羅斯唱反調。

近日,特朗普的「軍師」、前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在接受左翼媒體Daily Beast採訪時透露,他計劃轉戰歐洲,成立名為「運動」的基金會,在當地發展民粹主義式右翼運動。

這意味著班農的「運動」基金將與自由派和全球主義的代表——索羅斯的「開放」基金會公開對決。

「老當益壯」的索羅斯——民主黨的堅定支持者

雖然已87歲高齡,但索羅斯顯然不願意放棄參與社會政治事務,反而愈加奮勇地努力推進他的議程,「危險越大,威脅越大, 我就越有責任去面對。」

華盛頓郵報稱,索羅斯打算在2018年的美國中期選舉中至少花費1500萬美元——他是民主黨的堅定支持者,2016年曾贊助希拉蕊參選總統。

這次採訪中他承認,當時根本沒有料到特朗普會贏得大選,「顯然,我生活在我自己的泡沫里。」

相比希拉蕊,索羅斯對已認識多年的特朗普並沒什麼好印象。「我不知道他有政治野心,但我確定,不喜歡他經商時所做出的行為。」

索羅斯表示,特朗普多年前曾要求他成為自己在紐約新開發的寫字樓的首批房客。特朗普當年對他說:「你出個價吧。」

對此,索羅斯拒絕了。因為當時特朗普的大西洋城(Atlantic City)賭場深陷財務困境,他擔心與特朗普關係密切將「損害我的聲譽」。

索羅斯曾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時候出錢支持一些共和黨人,但在2003年美國入侵伊拉克之後轉為反對共和黨。從那之後,他就成了民主黨最可靠、最慷慨的捐贈者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