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與中日友好之間差了一個福原愛

2018年10月26日     1,200     檢舉

【文/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紅色槍騎兵】

10月21日,中國桌球魔王天團的日本小師妹,日本代表選手中的中國外援,以及台灣人江宏傑的東北陸配福原愛退役了。據福原愛自己說,她本打算「悄摸地」退役,卻沒想到連外交部都驚動了。

在當天記者會上,華春瑩姐姐回答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關於福原愛退役:

「福原愛不僅是日本人民非常喜愛的桌球運動員,很多中國人也很喜歡,她非常可愛,在桌球運動領域也有突出表現。我們希望中日兩國有更多人士能夠致力於中日友好,為推動中日友好交流合作做出貢獻。」

福原愛在退役新聞發布會上(圖/東方IC)

福原愛從5歲開始赴遼寧「留學」,從此找到了自己靈魂的故鄉,到如今29歲退役。在這期間,中日外交關係經歷了平穩-冰封-緩和-又冰封的一波三折。中日經貿關係從互補到競爭,從競爭又到互補,民間情緒更是經歷了靖國神社參拜、釣魚島爭端、詹其雄事件一輪輪高漲的對立。

然而,中國民眾對愛醬的友好卻穩固而廣泛,為其他「中國人民老朋友」所望塵莫及,簡直是中日友好的定海神針。「愛醬」與「大魔王」的關係,真是中日友好的最佳模式。

「遣唐使」愛醬

1988年末福原愛出生在日本本州東北部的仙台,從5歲開始,她每年都會利用暑假的機會來中國遼寧練球,練就了流利的東北話,成為中日雙料的「東北銀」。

就在愛醬來華的同一年,科幻大作《夏令營中的較量》發表,舉國為日本小學生堪比特種部隊的堅強意志而震驚——不知是出於怎樣的巧合,日後這位中國人最熟悉的日本運動員卻以愛哭著稱。

在那個年代,中日差距是全方位的:1993年,中國的GDP是4447億美元,日本是44541億美元,近乎十倍。中國人不但經濟上沒信心,技術上沒信心,而且對自己的文化和民族性格也沒信心,中國人從小學生到科學家,似乎都不如日本,都該向日本學習。

福原愛在日本是年少成名的「天才」,但她卻像個「遣唐使」一樣,跑到中國來學習取經,練就了一套鄧亞萍式的橫板快攻打法——畢竟她練的是桌球,這是中國當年為數不多領先世界的方面。靠著在遼寧省隊接受的培訓,福原愛在11歲就成為了日本最年輕的國家隊選手。

幼年時的福原愛(圖/東方IC)

對強者謙虛坦率,樂於吸收外界的優秀事物,這是日本自古以來最突出的民族特質之一。然而近代以來日本人都是只向西方國家謙虛坦率,中國很少享受到的機會。終於在桌球,在福原愛身上看到了。

21世紀的中日關係開局不利。2001年8月13日,小泉純一郎參拜靖國神社,帶來了中日外交的第一次嚴冬。在這個「冰封期」內,中日關係的典型表現是「政冷經熱」:雖然外交陷入僵局,貿易額卻持續增長:2001年為891.96億美元,2006年已發展為2073億美元。

「政冷經熱」的根本原因是當時中日經貿有很鮮明的互補特徵:中國出口原料和初級製成品,日本輸出中高級製成品和技術。那一年,中日之間的一場貿易戰以握手言和告終:是中國大蔥對日本汽車。那一年,中國人在追捧日本產家電,而日本最高級的三越百貨裡面則擺滿了中國產的衣服——可以說這是「中國製造」初步顯露威力,但也可以說當時的中國還是個大號的越南或者孟加拉。

當時有一些學者提出,中日在地緣政治和經濟貿易方面明顯有著良好的合作基礎。只要富士山不爆發,日本列島不沉沒,中日「一衣帶水」的格局不變,彼此發展友好關係有利於雙方的和平穩定和共同繁榮的基本面就不會變。因此,在部分學者眼裡,中國人的反日情緒簡直就是無理性的衝動。

但是也就在這個「冰封期」里,2005年4月,福原愛簽約中國遼寧本鋼俱樂部,參加中國桌球超級聯賽,開始了自己在桌球帝國進一步求學(虐)的道路,從此在國際比賽中,這個會說東北話的日本人只要出場,就總受到中國球迷的加油,甚至在對陣中國選手的時候也是一樣。

福原愛向王毅大使感謝中國教練對她的培養指導(圖/人民網)

為什麼中國人「無理性的反日衝動」到了福原愛身上就沒了呢?一方面是因為愛醬的謙遜,一方面則是因為中國民眾的自信:愛醬有實力,但無法對中國隊造成威脅。她在日本是一姐,但在中國卻被很多觀眾視為魔王軍團們的「吉祥物」。所以在欣賞作為選手和個人的福原愛時,也有著非常自信和大度的心態。在當時,也只有開始步入巔峰的中國桌球軍團給人這種自信。在政治、經濟、軍事等其他方面,中國人的對日自信還是稀缺品。

中日友好的最大障礙大概就是:日本人不謙虛,而中國人沒自信,在愛醬身上,這兩點都被奇妙地克服了。

愛醬與魔王

2016年,中國隊與日本隊雙雙闖入世界桌球錦標賽決賽,日本解說員對本著先把敵人夸上天,贏了光彩輸了也不丟臉的精神,給中國桌球軍團的選手們來了一番中二爆表的「大魔王」式吹捧。誰知這一下打破了次元壁。「魔王軍團」、「桌球帝國」、「13億人的驕傲」、「地表最強的男人」、「六邊形戰士馬龍」等梗開始在網絡上大規模流傳。對中國桌球隊的自信由競技領域上升到了流行文化的高度。

日本中二爆表的解說詞……(圖/bilibili)

由於2011年爆發的「釣魚島國有化」事件,彼時的中日關係正處在又一個冰封期。被日本解說員捧為「勇者」的水谷隼、大島祐哉和吉村真晴等日本選手自然地受到了中國觀眾的一致嘲笑,尤其是號稱能發「魔球」的吉村,其得意技發球被馬龍吊打,成為了一段時間內中文網絡上的笑柄。

然而,即便在中日民間對立情緒如此嚴重的時候,中國民眾依然對福原愛格外支持:決賽中福原愛首發出場對陣李曉霞,上來就被打了個6比0,現場的中國觀眾見狀立即改口為福原愛加油。在中國觀眾助威的加持之下,愛醬終於扳回了一球,日本解說員為之激動萬分,而同樣在場解說的張怡寧冷笑一聲:

「瞎搏,這球。」

張怡寧和福原愛

從2010年莫斯科世乒賽的失利以後,中國桌球王朝迎來了巔峰時刻。而與魔王們對應的角色,就是那個勤奮努力然而卻總被打輸哭鼻子的小愛。中國民眾在桌球上的對日自信一度達到了這樣的一個高度:不但願意幫助日本選手進步,而且樂見日本選手挑戰中國選手——因為魔王們的統治力完全無法動搖。

2010年,中國的GDP超過日本,躍居世界第二。到了2017年,日本的GDP是4.872萬億美元,而中國的GDP是12.24萬億美元,中國是日本的兩倍多。同時中國開始產業升級,在中高級製成品上與日本展開了競爭。

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國高鐵從2007年開始從包括日本在內的已開發國家引進動車組技術,數年內完成了從引進到自主研發的跨越,建設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高速鐵路網絡,並在國際市場上與日本新幹線打對台。中日經濟已經從互補性為主,發展到既有互補性也有競爭性了。

中國經濟仍有良好的基本面和巨大的增長空間,日本則處於充滿諷刺意義的「戰後最長景氣」中——一邊是經濟龜速增長,一邊是家庭收入和勞動分配率下降。可以預見的是,未來中日經濟體量的差距還會繼續增加,日本在某些產業上的技術優勢也會逐漸消失。中國在對日經貿關係中的競爭面中會越來越有優勢,會越來越多地占據主動。

也是在這個冰封期中,中國海軍連續擁有了兩艘航母,神盾艦的數量達到了日本海上自衛隊的三倍,更裝備了自衛隊無法想像的反艦彈道飛彈和高超音速飛彈。而自衛隊自身軍備建設低效緩慢,日美同盟也因特朗普上台而有所鬆動。

特朗普一反美國政府強調對盟國承擔防衛責任的態度,轉而強調盟國要靠自己,盟國要為美國軍事戰略出力。接下來特朗普還要退出中導條約,如果未來美國在日本部署中程核導,就意味著日本可能遭到中俄中程核導的對等報復,從而成為中美或美俄之間不涉及對方核心領土的「有限核戰爭」中的犧牲品。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