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刊文:特朗普是如何讓美元的地位遭到侵蝕的?

2018年10月16日     2,131     檢舉

華爾街見聞 / 祁月

過去多年以來,美元在全世界實體和金融世界中的霸主地位無人匹敵。絕大多數國際貿易使用美元作為計價和結算貨幣,全世界央行持有的外匯儲備中有六成多都是美元……這些反過來進一步加強了美元及美國的影響力。

然而有學者認為,儘管以往美元的地位固若金湯、無人撼動,但今天的美元受到的威脅比往日多了很多,特別是在特朗普上台以後。伊朗、俄羅斯等受到美國政府制裁的國家動不動就傳出去美元化的消息,甚至連傳統盟友歐盟都偶爾有此類負面傳聞。

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高級研究員、康奈爾大學教授Eswar Prasad在《紐約時報》刊文,發表了對於美元長期前景的偏悲觀看法。

Eswar Prasad認為,美元當前在全世界儲備貨幣體系中的絕對主導地位是人們對美國將保持強大的政治體制、經濟等現狀的信心的體現,受益於有效的權力制衡機制、完善的法制等因素,美元也由此被視為避險資產。

「然而,特朗普及其領導的官僚們卻在以實際言行損害著美元強勢地位賴以支撐的基石。」

他舉例稱,新興市場經濟體現在急於擺脫高度依賴美元的世界金融體系,以便於躲開美聯儲貨幣行動帶來的外溢效應。中國和俄羅斯正在建立自己的支付體系,以此減少其對美國的銀行業的依賴。歐洲國家也打算這麼干,因為他們也不想被美元和美國「綁架」。

Eswar Prasad先是把矛頭指向了共和黨,稱自從共和黨在參眾兩院占據相對優勢地位以來,他們就實質上取消了扮演總統權力制衡者的傳統角色。並欣然附和那些有害的經濟政策,比如減稅、增加1萬億美元政府開支等。他們還樂於接受針對銀行業和其他領域的嚴格監管措施被削弱,從而使得潛在的金融風險被提高了。

他隨後指出,美國的法制體系也正在被特朗普政府「剔骨剝肉」 ,而這屆政府官員不但被曝出金錢問題,還自視凌駕於法律之上。各個層級的法院中都被塞進了那些願意幫助特朗普政府推進某些特定議程的法官,這正在削弱人們對美國司法體系的信心。

最後,Eswar Prasad將公開抨擊的「槍口」指向了總統本人。他認為,特朗普竟然無視美國總統的傳統禁忌,公開干涉美聯儲的工作,這反過來將挫傷他自己的可信度。當特朗普說美聯儲是「瘋狂的」、「失控的」,還說他對美聯儲的利率決定感到「不開心」「失望」,那會導致無法彌補的傷害。因為投資者對於美聯儲決策獨立性的信心正是支撐美元強勢地位的重要基石之一。

這位康奈爾大學教授總結稱:

美元的主導地位可能在特朗普執政時期可能不會失去,但並非不可避免的。如果特朗普繼續傷害美國的機構或者體制,美元也會遭殃。屆時,那有可能最終成為特朗普政府給美國經濟留下的最大傷疤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