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袁隆平」培育的大豆單產達國際先進水平

2018年10月15日     3,150     檢舉

 中國經濟網(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為中國大豆「爭氣」,「女袁隆平」培育的大豆單產達國際先進水平

  作者:新華每日電訊記者謝銳佳、管建濤、楊喆

  中國是大豆原產國,至今已有約5000年種植史。

  尷尬的是,我國大豆平均畝產卻只有240斤,幾乎只有美國的一半。2017年,我國大豆總進口量多達9554萬噸,相當於每天26艘滿載大豆的萬噸巨輪靠岸。

  李艷華,紮根黑土地幾十年的大豆育種女專家,培育的優質大豆系列新品種,大田種植畝產普遍達400斤,甚至有農戶種出每畝480斤高產,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她培育的十多個優質大豆品種,累計推廣已達5000多萬畝,增產20多億斤,增收40多億元。

  中國大豆,應該有自己的自信!

  

  李艷華為農民講解大豆知識。楊喆 攝

  今年夏天,當大豆在關心國際貿易的網民中成為「網紅」的時候,「大豆之鄉」黑龍江海倫,滿頭大汗的育種專家李艷華正在濕熱的試驗田裡手持鑷子,耐心地給大豆雜交授粉。

  在南方很多稻區,稻農們經常會提起雜交水稻專家袁隆平;而在東北這一全國最主要的大豆種植區,豆農們念念不忘的則是李艷華,這位中國科學院育種專家。

  李艷華放棄在大城市的優越條件,紮根東北基層農業生態實驗站近30載,且要「伴豆一生」。

  她培育的優質大豆品種十多個,單產達到國際先進水平,累計推廣優質大豆5000多萬畝,增產20多億斤。

  她無數次經過從北到南的4000多公里跋涉,為了節省科研經費,睡在普通火車硬座的下面。

  她痴心育種無暇寫論文,曾遲遲評不上正高職稱。

  她用一顆顆金燦燦的大豆「作墨」,把論文寫在黑土地上,換回農民們的最高讚譽——「金豆娘娘」。

  「臨時工」成了中科院「關鍵技術人才」

  「傳男不傳女」的技術卻傳承給了她

  在黑龍江省海倫市郊區有一個不起眼的院落,院裡有不少試驗田。

  不論春種、夏管還是秋收,試驗田裡經常有一個身著白大褂的身影穿梭:瘦削的身材,利落的短髮,泛黑的面色,蹲在田裡查看苗情、豆粒,不時在小本上記錄……

  她是大豆育種專家、中國科學院東北地理與農業生態研究所研究員李艷華。

  1966年,李艷華出生在黑龍江省海倫市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家裡幾代人都以種大豆為生。

  海倫市位於松嫩平原東北端、小興安嶺南麓,黑土肥沃,有「中國優質大豆之鄉」之稱,也是重要的大豆集散中心。

  李艷華自己都沒想到,活了大半輩子,一直都沒離開大豆,而且很可能會「伴豆一生」。

  1990年,從東北農業大學作物學專業畢業後,李艷華回到海倫市農業局原農科所工作。雖然工作關係在這兒,但剛到單位沒多久,她就被推薦到中國科學院東北地理與農業生態研究所的海倫農業生態實驗站「實習」。

  

  中國科學院東北地理與農業生態研究所海倫農業生態實驗站。謝銳佳 攝

  真正進入海倫農業生態實驗站,李艷華經歷了一番波折。

  當年,實驗站一位老研究員金振宇正要退休,特別希望找一個接班人,能夠接替自己把沒完成的育種工作繼續下去。

  對於接班人的選擇,金振宇只要求一條:傳男不傳女。因為這份工作特別辛苦,還要年復一年堅持下去,對女生來說太殘忍,因此只想找一個男生。

  然而,金振宇退休前找了好幾年,也沒合適人選。直到李艷華畢業,有人向金振宇推薦,才有了李艷華試一試的機會。

  「那個時候,就把我當臨時工招進來的,每天兩塊零六分的工資,乾了好幾個月。」李艷華回憶說。

  最終,金振宇被李艷華不怕辛苦、踏實的幹勁感動了,決定將自己乾了一輩子還未完成的研究工作交給她。

  1991年,李艷華正式成為海倫農業生態實驗站的一員。

  彈指一揮間,今年52歲的李艷華,已在實驗站工作了28個年頭。

  2017年,李艷華被選為「中國科學院關鍵技術人才」——「在解決關鍵技術問題、推動技術創新方面取得較好的成果」。

  中國科學院東北地理與農業生態研究所副所長張平宇說,建所幾十年來,加上李艷華,全所一共才有3人獲此殊榮。

  東北地理與農業生態研究所提供的信息顯示,李艷華所選育的大豆新品種,推廣應用面積達5000多萬畝,累計增產大豆超20億斤,為農民增加效益40多億元。

  

  李艷華在試驗田內勞動(2018年6月29日)。楊喆 攝

  育成第一個品種前,科研成果十年空白

  「板凳要坐十年冷」,失敗是「家常便飯」

  從到實驗站的第一天起,李艷華就確定了目標:培育適應東北高寒地區種植和加工的優質大豆品種。

  農業生產,一般情況下是機械化程度越高越好,效率快,精準度也相對高。

  但與農民種地不同,李艷華進行大豆雜交實驗,卻很「傳統」,需要人工收割、人工脫粒、人工分類。

  因此,她比很多農民還要忙。收穫季節,她坐在地上篩選裝袋,每一個豆莢、每一個豆粒都反覆觀察。

  平時,查看大豆生長進度,抗蟲、抗草、抗風特性,哪一點也不能落下。

  「育種,有時比照顧孩子還費功夫,特別是遴選品種的過程,必須要純手工處理。」李艷華說。

  大豆育種要經歷一個「大浪淘沙」的過程,失敗是「家常便飯」,成功反而難得一見。

  從開始進行雜交育種,每培育一代就需要一個生長季。但培育出來的這一代是不穩定的,還要在此基礎上繼續培育第二代、第三代……直至第六代左右,才可以進行「決選」。

  育種過程,李艷華如數家珍:「決選」只是選擇優質的品種進行一到兩年的鑑定實驗,實驗通過後才可以送到有關部門參加審定,審定時間又需要三四年左右。

  因此,一個大豆品種從開始培育到最終通過審定,一般要經歷10年到12年的時間。

  從第一個品種開始培育,到有了第一個通過審定的品種,李艷華用了整整10年時間。這也就意味著,10年間,她的科研成果在某種意義上是空白的。

  「板凳要坐十年冷,10年空白是值得的。」李艷華笑稱,「懷胎十月,就能生孩子了,育種比孕育孩子難十倍。」

  雜交組合是大豆育種中的基本方式,將大豆品種不同的性狀通過雜交集中到一起,稱作一次雜交組合。

  李艷華20多年來做了3000多個雜交組合,最終才從中育成了10個左右的審定品種。

  大豆育種是「十年磨一劍」。

  堅持是值得的。李艷華研發的東生系列品種,畝產400斤左右,達到國際先進水平,一定程度上解決了我國高緯度地區大豆品種較為單一的問題,為種植結構調整儲備了不少早熟品種。

  科技成果轉化難是一個普遍問題,李艷華培育的東生系列大豆品種卻很受青睞,轉化成效很不錯。近幾年,東生系列大豆品種累計轉化資金近2000萬元。

  

  2018年6月9日,李艷華及外國專家與她的高跟鞋合影。(圖片由李艷華提供)

  為「搶時間」,外賓與她的高跟鞋合影

  「只要不下雨,就是工作日」

  今年6月9日,中國科學院東北地理與農業生態研究所在海倫農業生態實驗站舉辦了一場國際研討會,邀請來自美國、加拿大、以色列等國家和地區的農業部門、科研院校專家學者參觀考察。

  為了表示對客人的尊重,平時不愛打扮的李艷華,特意準備了一雙高跟鞋,想著在會面的時候穿。

  可穿著高跟鞋沒法下田幹活,李艷華又不願意浪費時間。於是,她就把高跟鞋放在地頭,像往常一樣穿著可以防露水的雨靴下地幹活去了。

  但沒等幹完活,客人們就來到試驗田參觀了。外國專家看到在地里幹活的李艷華和高跟鞋,十分詫異,了解事情原委後,這些外國專家為李艷華豎起了大拇指。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