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敘利亞戰場「拖住」俄羅斯?美智庫謀劃增兵中東

2018年10月13日     938     檢舉

原創 參考消息

基於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已在敘利亞戰場垮台,中東反恐形勢緩和的情況,美國軍政界一直有呼籲美軍減少甚至撤離駐敘部隊的聲音。事實上,美國總統特朗普此前就曾對這種觀點表示首肯。然而,由於美國防部堅持美軍應在中東戰場遂行反恐作戰,以及美政府對敘利亞政府逐步恢復對全國控制的「不甘心」,使得美軍依然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等地保持了較低限度的軍事存在,從而延宕了美國從敘利亞戰場「脫身」的進程。隨著近期美國與俄羅斯和伊朗的安全關係趨於緊張,美國在敘軍事存在的前景又可能出現新的變數。

不久前,美總統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基於遏制伊朗在中東擴張的目的,美國在敘利亞的駐軍將一直保留,直到伊朗在國外沒有一兵一卒。此言一出,引發了美國政界和媒體的廣泛關注。雖然美國防部長馬蒂斯隨後緊急「滅火」,堅稱美軍在中東的主要任務仍是打擊殘餘的恐怖主義力量,但更為親近特朗普的博爾頓的發言顯示,美軍在敘利亞「賴著不走」絕非只為打擊「伊斯蘭國」那般簡單。而隨著近期美俄軍事對立的加劇,從美軍內部又傳出「利用」駐敘美軍遏制俄羅斯的聲音。

近日,美國海軍學會網站發布了一篇題為《敘利亞是大國競爭的中心》的文章。文章認為,在「伊斯蘭國」已然式微的情況下,美國應該重新評估敘利亞的安全形勢和各方在敘的力量對比,針對新出現的威脅作出相應的調整部署。鑒於俄羅斯已經借干預敘利亞的行動在中東地區站穩腳跟,如果美軍仍然保持目前的力量存在,甚至進一步減少在敘駐軍,則可能給俄羅斯和伊朗以「可乘之機」。

資料圖:敘利亞庫爾德武裝展示其由150輛悍馬組成的車隊。

文章認為,敘利亞目前的局勢已經較之前發生了重大變化。在俄羅斯和伊朗的強力干預下,敘政府軍收復了大部分國土,各派反政府力量對敘利亞政府的顛覆性威脅已經不復存在,敘利亞內戰也從全國衝突轉化為局部衝突性質。在這種局勢下,美國及其在敘利亞扶植的代理人——敘利亞庫爾德武裝便在如今敘地緣政治版圖上顯得異常突兀。目前,敘庫爾德武裝控制了敘利亞27%的國土,擁有數萬名由庫爾德人和阿拉伯人構成的武裝力量。在敘利亞因內戰而四分五裂時,這一力量能夠對敘利亞的政治軍事進程發揮舉足輕重的作用。然而在敘反對派武裝紛紛消亡或投降之際,敘庫族武裝和駐敘美軍不得不直面敘政府軍甚至俄軍的強大力量。同時,與庫族武裝交惡的土耳其也在敘北部地區虎視眈眈,隨時可能對庫區發動背後一擊。

相比於美方,在敘利亞的俄軍卻因敘政府軍的勝利而「風生水起」。美軍認為,雖然俄總統普京宣布俄羅斯將從敘利亞撤軍,但俄軍在敘利亞保留了「超過其反恐任務限度」的強大力量,並且試圖將敘利亞打造成俄羅斯干預中東事務的軍事據點。美軍認為,俄軍在敘利亞的任務不僅是要支持和維護敘利亞政府,還可以向敘利亞以外的中東地區實施威懾行動或投送力量。

美軍中央司令部司令約瑟夫·沃特爾曾表示,駐敘俄軍的戰機和防空系統可以限制美軍在中東的行動,俄軍可以依靠部署在中東前沿地帶的先進武器與該地區的美軍力量競爭,限制和干預美軍的「行動自由」,甚至使美軍在對敘利亞政府或伊朗軍隊發動襲擊時,因顧忌與俄軍爆發衝突而「投鼠忌器」。

在地區國際關係層面,俄羅斯也在積極分化土耳其和以色列等美國在中東地區的盟友,使美國不僅在軍事上,也在地區力量對比上陷入孤立狀態。在目前美俄「大國競爭」態勢不斷加劇的情況下,俄軍在敘利亞的積極行動無疑將使美國對伊朗和敘利亞政府的壓制和威懾大打折扣,也將在中東地區牽扯和分散美國的軍力。

在此背景下,美軍專家提出應從大國競爭的角度重新定義美俄在敘利亞的軍事關係,以及駐敘美軍的首要作戰任務。為了遏制俄軍在敘利亞的軍事存在,並且在地區競爭中「拉住」向俄羅斯靠攏的美國盟友,美軍非但不應撤出敘利亞,反而應該加強在敘利亞前沿地帶的軍力部署。

美專家提出,美海軍應在俄海軍活動的敘利亞東部海域保持一個航母戰鬥群的常規存在,同時增加在該地區活動的巡洋艦和驅逐艦數量,以監視俄海軍的活動,準備隨時「擊敗」俄海軍的戰鬥能力。與此同時,美軍應加強在敘利亞戰場的情報投入,將更多情報搜集和戰場監視的資源(如偵察衛星、信號監聽部隊等)投入到該地區,並將情報搜集重點轉向俄羅斯和伊朗等國軍隊,以使美軍在敘利亞戰場享有信息主動權。

此外,美軍還應鞏固對敘庫族武裝的支持和扶植,並促使其與土耳其政府合作,以威懾敘政府軍和俄軍可能對該地區發動的軍事行動,維持敘利亞的分裂局勢和美國軍事基地的存在。

美專家認為,只有採取上述手段,美國才得以維護其在中東多年反恐戰爭中取得的「收益」,並避免作為俄羅斯「棋子」的敘利亞在美俄競爭中發揮更大的作用。(文/馬騏騑)

資料圖:俄軍的一架蘇-25飛機在敘利亞伊德利卜省被擊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