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無前例的動作」:美國把「中國安全官員」從歐洲抓回美國審訊

2018年10月12日     8,271     檢舉

浙江新聞

環球時報

樹欲靜而風不止。彭博社連日來誣陷中國向美國公司伺服器植入「間諜晶片」所引發的風波還未消停,11日,美國媒體又集體爆料稱,美國司法部本周三對一名疑似中國間諜的人士提起訴訟,指控其「試圖竊取美國航天航空商業機密」,並稱「這是中國間諜首次被引渡到美國受審」。

「隨著華盛頓將中國定位成新的主要敵人,一樁新的間諜醜聞肯定會為紅色恐慌增添色彩」,「今日俄羅斯」網站11日揭露了美國的小算盤。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副主任信強11日對《環球時報》記者說,美方進行這番炒作,就是為了最大限度榨取此事的政治價值和外交價值,換取其在國內的政治利益或者中國在其他方面的妥協。

「史無前例的行動」

據美媒11日報道,這名被指控的「間諜」名為徐延軍(音),是中國江蘇省國家安全廳的一名副處長。今年4月,徐因一項美國聯邦控罪在比利時被捕,10月9日被引渡到美國。有美國官員稱,徐的引渡,標誌著「中國間諜第一次被帶到美國接受起訴」。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反間諜部門官員普利斯特普稱,這是一項「史無前例」的行動,「暴露了中國政府對(美國)經濟間諜行為的直接監控」。

《華盛頓郵報》報道稱,從2013年開始,一直到今年4月被捕為止,徐某鎖定幾家美國航空公司,獲取「高度敏感」的技術信息。這些航空公司包括通用電氣下的通用航空,還有雖未具名但被描述為「世界上最大的航空航天公司」,商用噴氣飛機與國防、太空和安全系統的主要製造商,以及無人駕駛飛行器技術的領導者。

報道還說,這期間徐一直把在美國境內外航空公司工作的專家「設為目標」。他用科技官員的身份作為掩護,經常以邀請對方赴高校發表演講為由招募專家前往中國。

徐延軍10 日首次在辛辛那提的聯邦法院接受審判,他被控四項罪名,包括「串謀和企圖從事間諜活動」以及「竊取商業秘密」。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11日報道說,在美國,共謀和企圖從事經濟間諜活動的最高刑責是15年,而陰謀和企圖竊取商業秘密的最高刑責是10年。如果罪名成立,他可能面臨最多25年的監禁和經濟處罰。

引渡,還是構陷?

這個消息立刻在美國華人圈裡炸了鍋。10日至11日,不少網友在美國的中文網站上留帖。有網友留言說:「美國政府真是瘋掉了,邀請通用公司專家來中國做公開演講也能成為間諜活動?……這完全是構陷。中國的航空發動機已經超越美國。我們的高能衝壓發動機已經實現5倍音速以上,甚至能達到20倍。在這個領域只能是美國來偷中國的技術而非相反。」

有網友憤怒地說:「中國有的是間諜,留學生個個都是,在美國的中國籍人都是,中國移民也是,美國的輿論宣傳就這樣希望的。對中國這樣擠壓,中國會難受一陣子。但從此美國就會有好日子了嗎?」

還有網友說,「這是釣魚執法。一來美國無權在第三國進行誘捕。二來,想買美國技術的人,各國都有。這樣釣魚誘捕來抓的話,能被抓的太多了」。也有網友寫道:「現在就是,為了即將到來的冷戰或熱戰和瘋狂的貿易戰,找藉口,找理由來安撫憤怒的企業界和困惑的選民。」

一名在美國長期工作的中國學者11日對《環球時報》記者說,美方頻繁抓「間諜」,好像「冷戰」真要爆發,這裡的華人都擔心會成為受害者。他認為,此案為特朗普、彭斯對中國的指責提供了「素材」,他們試圖在中期選舉時把中國塑造成敵人,製造一個競選話題。而他表示,此案本身有諸多疑點、非常勉強,說是引渡,實為綁架和構陷。

辛辛那提法院的法庭文件稱,今年早些時候,徐「不斷向一名通用航空前雇員施壓,要求其提供有關在發動機生產中應用情況研究數據的信息,並讓他在歐洲見面」。法庭文件顯示,徐在試圖進行這次會面時於比利時被捕。然而,《華爾街日報》11日報道說,通用電氣的一名代表稱,徐招募的對象是一名通用航空「前雇員」,對該公司影響輕微。該公司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數月來,通用航空一直在配合FBI的調查;與軍事項目相關的敏感信息未成為目標,也沒有被獲取。

信強11日對《環球時報》記者說,現在不知道美方是否有確鑿的證據,證明此人確實竊取了美方的機密並且交給了中國政府。根據媒體披露的起訴書內容,比如把一些專家請過來開會、旅遊這樣的事情,屬於非常正常而且常見的商業運作,「就算你有證據說這個人身份特殊,也不能就此判定他從事了間諜行為」。

這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

美國司法部助理部長戴默斯10日談到此案時稱,「這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這是中國以犧牲美國利益為代價取得發展的整體經濟政策的一部分。我們不能容忍一個國家竊取我國的火力以及我們的智力果實。我們不能容忍一個國家不播種就來收割。」

據俄羅斯衛星網報道,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11日在例行記者會上回答外國記者提問時表示,美方有關中國公民從事經濟間諜活動的指控純屬捏造。希望美方能夠依法公正處理,確保中國公民的合法權益。

戴默斯上面說的那些話里,恐怕只有一句說得沒錯——的確,無論是從中國人還是旁觀者的角度看,這都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

正如美聯社等媒體紛紛指出,這宗起訴正值中美兩國關係變得緊張之際——兩國貿易戰正在升級,而美國總統特朗普又威脅了對從中國進口的另外267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

就在美國法院審訊徐延軍的當天,美國財政部還發布了新規,要求外國投資者在美國進行涉及美國關鍵技術的某些交易時,必須提交給美國政府接受國家安全評估。《華爾街日報》11日稱,目前美中在多個方面的緊張關係正在加劇。不論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和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措辭激烈的對話,還是美國副總統彭斯上周對中國罕見的指責。路透社11日稱,特朗普為增加貿易戰籌碼,可能要給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標籤。當前中國的各項指標依舊不符合此前美國定義的匯率操縱國標準,如果此次中國被認定為「匯率操縱國」,那只能有一個解釋,就是政治考慮。

另據路透社報道,美國安全部門官員周三表示,隨著11月國會選舉的臨近,中國「正發起一場前所未有的行動來影響美國民意,並對美國構成最大的長期反情報威脅」。「中國代表了我們所面臨的最複雜、最長期的反間諜威脅,比俄羅斯更甚」,FBI局長克里斯多福·雷10日在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的聽證會上說。美國國土安全部部長尼爾森則告訴國會議員,中國官員正在「使用他們能用的各種手段」,以便「儘可能地」影響美國。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國學者對《環球時報》記者說,中美的博弈現在已經超出貿易的範疇,外溢到了兩國關係的多個領域,「有點狼煙四起的感覺」。他認為,美方現在的重點還是在經貿領域,搞那麼多事情,目標還是希望對華極限施壓,換取中國在經貿問題上的讓步,「特朗普政府通過炒作間諜案來進行更廣泛的動員,強化中國的敵人印象,為他在中美貿易戰中更多地調動資源營造氣氛」。

(原標題《「史無前例的動作」:美國政府把「中國安全官員」從歐洲抓回美國審訊》。編輯周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