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記者:美軍面對強大的「新敵人」越來越沒有抵抗力

2018年10月06日     6,584     檢舉

原創 火星方陣

編譯:王德華

羅伯特•布里奇是美國作家兼記者,《美帝國的午夜》一書的作者。他於6日在《今日俄羅斯》刊文稱,兩場戰爭給阿富汗和伊拉克人造成了巨大的死亡和破壞,同時給美國人的心靈留下了深刻的心理傷痕。

文章稱,一旦對生命的恐懼超過了對死亡的恐懼,一個人就會結束他的生命;美國士兵更有可能死於自殺,而不是死於外國敵人之手。參加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的美軍或退伍老兵中,已有5520人自殺。

美國一直在研究和開發新的武器來防禦敵人,無論是真實的還是想像的。然而,它似乎被一個致命的新敵人措手不及,而這個新敵人以自殺的形式出現。

許多人曾經問過自己,在遠離家鄉的外國戰場上,士兵們如何面對可怕的恐怖襲擊。然而,悲慘的現實是,許多美國男人和女人從來沒有真正開始認真對待他們的戰時經歷,而是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

2004年至2008年,美國陸軍經歷了一件現代歷史上從未有過的事情:根據《梅奧診所學報》(Mayo Clinic Proceedings)的一份研究報告,與1977年至2003年的「穩定」時期相比,現役和非現役軍人的自殺率飆升了80%。到2012年,具有悲劇性諷刺意味的是,美國士兵更有可能死於自殺,而不是死於外國敵人之手。在兩場代價高昂且持久的戰爭開始後不久,自殺事件開始激烈飆升並不是巧合,一個是阿富汗戰爭,一個是在伊拉克戰爭。

阿富汗戰爭(2001年至今),將超過越南戰爭,成為美國短暫歷史上歷時最長的軍事行動。伊拉克戰爭(2003-2011),是美國歷史上第五大軍事行動。這兩場戰爭,給阿富汗和伊拉克人造成了巨大的死亡和破壞,同時給美國人的心靈留下了深刻的心理傷痕。正如哲學家叔本華曾經說過的那樣,「一旦對生命的恐懼超過了對死亡的恐懼,一個人就會結束他的生命。」

對於太多的美國人來說,「對生命的恐怖」似乎的確很可怕,因為每天都有20個老兵自殺。這個驚人的數字占了全國自殺死亡人數的18%,然而退伍軍人只占成年人口的8.5%。對於那些在中東和中亞地區備受爭議的軍事行動來說,這似乎是一個非常沉重的代價。但這一切會讓人感到驚訝嗎?畢竟,即使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在經歷了數年的戰爭之後,也無法指望在身體和精神上長時間保持健康。最終,有些東西必須付出。而且看起來已經有了。

就在本周,非營利組織「伊拉克和阿富汗美國退伍軍人協會」,在華盛頓特區的國家廣場上懸掛了5,520面美國國旗,每面國旗代表今年迄今為止自殺的現役軍人和退伍軍人。

有很多可能的方法來解釋這種自殺的爆炸性增長——從創傷後應激障礙(PTSD,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到重新融入平民生活的併發症,再到應對嚴重的疼痛和抑鬱,這反過來又刺激了退伍軍人使用高度成癮的阿片類止痛藥。又或許只是因為成千上萬的退伍軍人無法再過正常、平靜的生活,他們中的許多人都曾多次服兵役。

順便說一句,美國軍隊越來越多地招募士兵在國外進行戰爭, 而這些戰爭很少受到歡迎,這可能不足為奇。 是的,你猜對了,招募參軍的那部分人口俗稱「窮人」,「美國夢」似乎與以往一樣難以捉摸。

錫拉丘茲大學的社會學教授艾米•盧茨發現,參軍的人數以工人階級和中產階級居多,上層階級的子女很少有願意參軍的。

這就引出了一個問題:窮人和被邊緣化的人是否被當作廉價的炮灰,用來打外國戰爭,而他們一旦回國,政治精英們就拒絕給予他們必要的醫療照顧?

美國政府在幫助這些退伍軍人方面是否做得足夠多?他們中的許多人一開始就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考慮到美國對戰爭和破壞的貪得無厭,這不是一個毫無意義的問題。事實上,自1776年建國以來,我們的軍事國家只有21年的和平。因此,我們有理由認為,迫切需要為退伍軍人提供某種永久健康計劃。然而,可悲的是,美國可能已經太晚吸取了這個教訓。

早在2007年,當美國軍隊深入伊拉克和阿富汗等貧困地區時,美國在全球擁有大約900個軍事基地,當時的總統小布希做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他宣布,兩年後,政府將對2009-2010年的退伍軍人醫療支出進行大幅削減,到2011年將全面凍結。

換句話說,在這個關鍵的時刻,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昂貴的治療。回國的退伍軍人,他們中的許多人遭受了嚴重的傷害。

當然,正如《軍事時報》報道的那樣,布希政府肯定知道,「與很少或根本沒有接觸的退伍軍人相比,經常接觸退伍軍人醫療服務的退伍軍人自殺的可能性更低。」

上個月,特朗普將退伍軍人事務部納入了法律,使這個負擔過重的部門增加6%以上的預算。但對於成千上萬的美國男女軍人來說,額外的資金太少、太晚。

而且必須說,在這個問題上投錢只能解決隊伍中的自殺問題。 答案是,永遠不要讓你的公民在掠奪的土地上成為終身戰士。 這樣就不會創造過度壓力、過度勞累的退伍軍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