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忍不了了!這次它拋棄美國,選擇了中俄

2018年10月04日     1,840     檢舉

上觀新聞

作者: 參考消息

當地時間9月24日,歐盟正式宣布將繞開美國主導的SWIFT,打造新的國際支付體系,並且,中國、俄羅斯等國將協同促進該體系的建設。

美國立即表示強烈抗議——國務卿蓬佩奧聲稱,對此感到「不安,甚至深感失望」,並認為「這是這是能想像得到的、最不利於地區及全球和平安全的舉措之一」。

歐洲為何要冒著與美國對抗的風險,拉上中俄、大費周章地另起爐灶呢?

說起來,面對霸道起來連自己兄弟都打的美國,作為其傳統鐵桿盟友,歐洲人的眼眶裡也著實含著一把呼之欲出的辛酸淚。

在本次聯大會議期間,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參與方——中國、法國、德國、俄羅斯、英國、伊朗外長以及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於紐約舉行會議,並於會後發表聯合聲明。

聲明指出,將建立促進伊朗進出口(包括石油)結算的「專門機制」 ,幫助並確保經濟實體與伊開展合法貿易。

不久後,當地時間9月24日,歐盟正式宣布:

將打造一個具有法律效力的「特殊目的實體」(SPV),以方便歐洲企業與伊朗繼續進行合法貿易往來。

這項機制將向全球其他夥伴開放。(註:歐洲慣用Special Purpose Vehicle,簡稱SPV,指為了特殊目的而建立的法律實體;其他國家也稱Special Purpose Entity,簡稱SPE。)

這意味著歐盟正致力於創建另一新國際支付體系,使各國得以繞開美國主導的「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支付系統,確保對伊朗結算渠道保持通暢。

究其原因,還得從SWIFT的事情說起。

1

SWIFT,美國實施金融制裁的利器

目前占世界主導地位的國際支付體系SWIFT,成立於上世紀70年代,總部位於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

它是一個國際銀行間非盈利性質的國際合作組織,連接著超過200個國家和地區的11000多家銀行和證券機構、市場基礎設施和公司客戶,為國際社會提供支付結算服務。

SWIFT的「全球支付創新系統(GPI)」,已經成為跨境支付的新標準,使國際匯款到帳時間縮短到短短的10分鐘左右。該系統於2017年初啟動,目前已占SWIFT跨境支付流量的25%。

據SWIFT 首席營銷官 Luc Meurant 表示,GPI將於2020年底前覆蓋全球。屆時,將給行業和終端客戶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

值得注意的是,這一系統基本處於美國掌控之下,除了向國際社會提供跨境支付清算服務外,還為美國實施金融制裁提供了關鍵的技術保障和基礎條件。

一方面,美國通過該平台掌握有關國家、機構或個人的金融交易信息。

「911事件」發生後,小布希總統根據《國際緊急經濟權利法案》(IEEPA),授權財政部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OFAC)——可以從SWIFT調取「與恐怖活動有關的」金融交易和資金流通信息。

2003年,美國在制裁朝鮮的同時,通過分析SWIFT和紐約清算所銀行同業支付系統(即CHIPS)數據,發現澳門匯業銀行與朝鮮之間存在交易。

基於這一調查結果,2005年,美國財政部依據《愛國者法案》,對有52個朝鮮客戶及其2500萬美元存款的澳門匯業銀行進行制裁,凍結該筆資金並切斷該行同美國財政體系聯繫,導致該行發生大規模擠兌,其他銀行被迫中斷與其進行金融交易。

並且,該禁令後來成為美國在朝鮮核計劃六方會談中的一個砝碼。

由此,SWIFT超越了傳統跨境支付服務功能,成為美國搜集相關信息的重要來源。而這些信息恰恰成了美國實施制裁的重要理由——借打擊恐怖主義之名。

另一方面,限制被制裁對象通過國際清算通道進行國際支付,是美國對目標國家、機構及個人實施金融制裁最具威懾力的方式。

相較於其他形式的經濟制裁,它可以更迅速地切斷目標國家的戰略資源通道,給後者造成極大的經濟壓力。

例如,美國2012年《國防授權法案》規定對伊朗實施金融制裁,禁止與伊朗中央銀行或其他金融機構進行重大金融交易的外國金融機構(包括外國政府擁有或者控制的金融機構)在美國開立或維持代理行帳戶或轉帳帳戶。

此後,SWIFT即切斷與伊朗之間的支付結算通道,也即將伊朗從國際金融系統中清除出去,徹底隔絕伊朗同他國的金融往來。

歐洲企業因此大受影響。

2

「阻斷法令」無法阻斷歐洲損失

2016年,國際社會解除對伊制裁措施後,歐盟與伊朗之間貿易往來大幅增加。同年雙邊貿易額較上一年增加超過75%,達到137億歐元!

2017年,雙邊貿易額更是激增至209億歐元。

歐盟已成為伊朗第二大貿易夥伴。此外,多家歐洲企業重返伊朗進行投資。

今年5月8日,美國宣布退出伊核協議,並於8月7日正式重啟對伊朗的經濟制裁。

首輪制裁主要集中在汽車、金融、飛機等非能源領域,11月4日起,正式恢復對伊朗能源領域的制裁,並且,要求SWIFT體系將伊朗銀行排除在外。

若哪一方拒不執行制裁,美國將對涉事董事會成員和所屬金融機構採取相應措施——實施「二次制裁」,進而迫使外國金融機構在加入對伊實施制裁與離開美國金融市場之間做出選擇。

美國如此嚴厲的制裁,不僅將使歐洲企業遭受重大損失,還會給復甦中的歐洲經濟帶來不利影響。眼見著中東局勢動盪程度不斷加劇,歐洲難免遭遇衝擊。

於是,歐盟立即修訂其「阻斷法令」,經兩月審議,於8月7日生效,意在鼓勵歐盟企業與伊朗的合作,而無需理睬美國制裁威脅,甚至作出規定,補償歐盟企業因在伊朗進行合法交易所受到的損失。(註:「阻斷法令」系1996年引入歐盟,當年即為對沖美國「域外法權」。按此法令,如美國對別國制裁殃及歐盟企業,涉事企業無需遵守美國制裁規定。)

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協議並決定重啟對伊制裁後,歐盟委員會6月6日起著手更新「阻斷法令」,依據美國擬重啟的制裁措施擴大法令適用範圍。

但是,出於對「二次制裁」的恐懼,面對陰雲密布、尚看不到未來的伊朗局勢,大量歐洲企業紛紛做出撤離伊朗的決定:

法國能源巨頭道達爾公司已正式退出伊朗南帕爾斯天然氣田項目;

德國西門子、戴姆勒、大眾及法國標緻等公司先後宣布終止在伊朗的業務運營……

而空客出售給伊朗的100架飛機訂單則面臨無法交付的窘境。

此外,歐盟是世界第四大產油國伊朗的大客戶,從伊朗進口石油的總量占其總出口量的25%。美國對伊朗能源領域實施制裁,不僅可能導致全球石油市場出現巨大波動,也無疑會對歐盟能源安全造成強烈衝擊。

3

SPV接棒,能否扛起重擔?

看起來,面對美國的制裁「大棒」,僅靠「阻斷法令」,歐洲是無法有效自保的。

在此背景下,8月,德國外交部長海科·馬斯在德國《商報》發文,呼籲歐洲應創建獨立於美國的全球支付體系。

當地時間9月24日,歐盟正式宣布將創建SPV,這是繼更新其「阻斷法令」之後,歐盟做出的更為大膽的嘗試。

歐盟宣稱,該機構可能於11月美國對伊朗能源實施制裁之前完成組建工作。

從短期來看,這是應對特朗普執政以來美歐同盟關係不確定性陡然上升的「無奈」之舉。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