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揭特朗普白手起家神話:其父贈與高達4億 大量逃稅

2018年10月03日     1,055     檢舉

美國僑報網

【僑報綜合報道】唐納德·特朗普建立了一個商業帝國並贏得了總統職位。他宣稱自己是一個白手起家的億萬富翁,他一直堅持認為他具有傳奇性的父親弗雷德·特朗普(Fred Trump)幾乎沒有為他提供經濟上的援助。但《紐約時報》的調查發現,事實同他的說法相反。

10月1日,總統特朗普在田納西州詹森市的「讓美國再次偉大」集會上向支持者發表演講。(圖片來源:路透社)

據《紐約時報》的調查結果顯示,唐納德·特朗普從他父親的房地產帝國獲得了相當於今天至少4.13億美元的資金。更為重要的是,這筆錢大部分通過他在20世紀90年代參與的、包括直接欺詐手段在內的稅收手段進入他的名下。

總而言之,唐納德·特朗普的父母將超過10億美元的財富轉移給了他們的孩子,根據當時的饋贈和遺產稅率55%,這可能會產生至少5.5億美元的稅收。他的納稅申報表顯示,通過各種稅收減免措施,特朗普支付了5220萬美元的稅款,約相當於5%的稅率。

幾周來,總統一直拒絕《紐約時報》對該文發表評論的請求。但特朗普的律師哈德爾(Charles J. Harder)發表書面聲明稱, 「任何人都沒有欺詐或偷稅漏稅。 作為《紐約時報》虛假指控基礎的事實非常不準確,」他說。 「特朗普總統幾乎沒有參與這些事情,」他繼續說,總統已將這些任務委託給親戚和稅務專業人士。 「這些事務由特朗普家族其他成員處理,他們本身並不是專家,因此他們完全依賴持有執照的專業人士來確保自己完全遵守法律。」

在代表特朗普家族的一份聲明中,總統的兄弟羅伯特·特朗普(Robert Trump)說:「所有適當的饋贈和遺產稅申報表都已提交,應交的稅款已經繳納。」 、

自從唐納德·特朗普首次拒絕公布他的所得稅申報表以來,他的競選活動以及他的總統職位都充滿了關於他的財富範圍和來源問題,這些問題只是在俄羅斯的調查中得到加強。

《紐約時報》的新報道幾乎沒有透露他最近的商業往來。但基於大量的保密納稅申報表和財務記錄以及超過13,000字的調查性報道——這是《紐約時報》歷來發表的最長文章之一,最新調查對特朗普繼承的財產和避稅措施首次提供全面分析結果。

以下為一些關鍵的要點。

稅務專家說 特朗普的稅收做法表現出一種欺騙模式

合法避稅和非法逃稅之間的界限往往是模糊的,並且不乏法院或國稅局本身所賜予的精明避稅手段; 最富有的美國人很少支付任何接近全額稅款的東西。

《紐約時報》發現,特朗普的報稅手法幾乎沒有受到美國國稅局的抵制。

但得到《紐約時報》調查結果簡介的稅務專家說,特朗普的做法似乎不僅僅是利用法律上的漏洞。 他們說,這裡描述的行為代表了一種欺騙和混淆的模式,向孩子們轉移財富的弗雷德·特朗普一再阻止美國國稅局對他徵稅。

唐納德·特朗普蹣跚學步期就從父親那裡獲得財富

在特朗普關於他如何致富的版本中,他聲稱自己是個交易大師,脫離他父親在布魯克林和皇后區「小小」的房地產業務之後,建立了一個價值100億美元的房地產帝國,並將特朗普的名字打在世界各地的酒店、高層建築、賭場和高爾夫球場上。

但《紐約時報》的調查清楚地表明,在特朗普生活的每個階段,他的財務狀況都與其父的財富息息相關,並且嚴重依賴他父親的財富。 他3歲時從父親的財富帝國那裡每年賺取的資金相當於今天的20萬美元。他在8歲時成為百萬富翁。在40多歲和50多歲時,他每年從其父那裡得到收入超過500萬美元。

這裡有一個明顯的模式:當兒子開始昂貴的新項目時,弗雷德·特朗普就增加對他的幫助。 20世紀70年代末,當唐納德·特朗普過河進入曼哈頓金碧輝煌的新領域 - 將中央車站附近的Commodore舊酒店改造成君悅酒店(Grand Hyatt ) - 他的父親為他擰開貸款的水龍頭。幾年後,當他第一次進入大西洋城賭場時,他的父親又制定一項計劃,為他大幅增加援助。

總統特朗普和父親弗雷德·特朗普(Fred Trump)資料圖

所謂100萬美元的「小額貸款」實際上至少是6070萬美元 其中大部分從未償還

在唐納德特朗普的書籍、電視節目以及競選活動中,他的自我神話的核心在於,當他開始建立自己的帝國時,他從父親那裡獲得的唯一經濟幫助就是100萬美元的貸款。 不僅如此:「我不得不連本帶利歸還他。」

事實上,《紐約時報》發現,弗雷德·特朗普借給他這個兒子至少6070萬美元,相當於今天的1.4億美元。 記錄顯示,他借給兒子的大部分資金從未得到償還。

弗雷德·特朗普編織安全網 兒子屢次壞賭注都被挽救

隨著20世紀80年代的結束,唐納德特朗普的大賭注開始破滅 - 特朗普航空快線(Trump Shuttle)、廣場酒店、大西洋城賭場。但是,當他經歷一次又一次金融災難時,家庭夥伴關係和公司大大增加支出為他輸血。

在1989年至1992年期間,弗雷德·特朗普創建的四個實體向他的兒子支付了相當於今天830萬美元的資金。當唐納德·特朗普到銀行申請緊急信貸時,他將父親在一組公寓樓里給他的股份作為抵押品。

稅務記錄還顯示,在唐納德·特朗普的經濟困境最高峰時,1990年,他父親從自己的地產帝國中抽出超常的大筆金額 - 近5000萬美元。雖然《紐約時報》沒有發現任何證據表明弗雷德·特朗普支付了大筆債務、慈善捐款或個人支出,但有跡象表明,如果需要,他手頭有足夠的現金來挽救他的兒子。

特朗普城堡賭場發生的事情即為一例。由於那家賭場應在1990年12月歸還1840萬美元的債券,弗雷德特朗普向大西洋城派出了一名值得信賴的簿記員,用支票購買350萬美元的賭場籌碼而無需下注。由於採用這種伎倆,唐納德·特朗普勉強避免違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