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蒸發1000億美元CEO被炒魷魚,「美國製造」NO.1能否鹹魚翻身?

2018年10月02日     3,383     檢舉

中國經濟網(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發明大王」托馬斯·愛迪生一生共有兩千多項發明,一千多項專利:研究電燈、改進電話、研製直流發電機……但他絕不是蜷縮在實驗室里的「書呆子」,他還有一個身份——企業家。由他創辦的最著名企業,當屬美國通用電氣公司(GE)。

1878年,愛迪生創立了愛迪生電燈公司。1892年,愛迪生電燈公司和湯姆森-休斯頓電氣公司合併,成立了通用電氣公司。

圖片來源:攝圖網

上世紀90年,它一度成為美國市值最大的企業;2008年,還是全球五大上市公司之一。

通用電氣被人津津樂道的,不只是它的科技成就,還有它傑出的人才管理。通用電氣的第一代領導者查爾斯·科芬就為企業設定了一項原則:公司最重要的產品不是燈泡,也不是變壓器,而是人才。

這一傳統延續百年,培養出一批又一批管理人才,被稱為美國最優秀管理人才的西點軍校。此前,哈佛大學教授Dennis Encarnation做過一個調查發現,美國《財富》500強中,有173家公司的CEO是從通用電氣出去的。

從通用電氣的人才管理和選拔體系中,誕生過傑克·韋爾奇這樣的「管理天才」。1981年4月,年僅45歲的傑克·韋爾奇成為通用電氣史上最年輕的董事長和CEO。在他的領導下,通用電氣的市值由130億美元上升到了4800億美元,盈利能力也躍居全球第一。2001年9月退休時,韋爾奇被譽為「最受尊敬的CEO」,「全球第一CEO」,「美國當代最成功最偉大的企業家」。

可今年6月,因為股價暴跌,時隔111年,通用電氣被剔除出了道瓊斯指數,再也不是美國經濟的代表。昨天(10月1日),通用電氣突然宣布撤掉約翰·弗蘭內里(John Flannery)的董事長兼CEO職務,由Lawrence Culp取而代之。

要知道,約翰·弗蘭內里是去年8月剛走馬上任的。依靠人才得以百年不倒的通用電氣,為何出現了這樣的「短命」領導者?

首次由「外來人」擔任CEO

10月1日,通用電氣董事會突然宣布,任命Lawrence Culp成為公司的董事長兼CEO,同時,任命Thomas W.Horton為首席董事。Culp和Horton都是今年4月才進入公司董事會。

對於「換帥」,通用電氣在公告中還說到,因為電力業務表現疲軟,公司預計,2018年的現金流和每股收益將不及預期。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5歲的Culp並不是通用電氣培養出來的「幹部」,2000年~2014年,他在工業儀器及設備公司美國丹納赫集團(Danaher Corporation)擔任CEO和總裁。這也是人才輩出的通用電氣,首次由「外來人」擔任CEO。

圖片來源:通用電氣官網

在丹納赫集團,Culp功勳卓著,成功帶領這家工業製造業企業轉型為一家科技企業。14年間,丹納赫的市值和收入都翻了5倍。

同樣,新任命的首席董事Thomas W.Horton也是「外來人」。2011年~2013年,他是美國航空(American Airlines)的CEO,2013年~2014年,擔任美國航空集團(American Airlines Group)的董事長。在任期內,他成功完成了對全美航空公司(US Airways)的併購,使美國航空成為全球最大航空公司。

Lawrence Culp表示,「通用電氣依然是一家業務卓越、人才濟濟的強大企業。能領導這家公司,我備感榮幸。」

對通用電氣的管理層變更,市場給出了非常積極的反饋。周一(10月1日)美股市場,通用電氣開盤大漲逾15%,盤初漲幅逼近16%,最終收漲7.09%。

百年巨頭為何淪落

在約翰·弗蘭內里之前,通用電氣有過五任CEO,他的前任伊梅爾特任職16年,韋爾奇執掌公司長達20年。約翰·弗蘭內里在通用電氣工作了30多年,可謂「根正苗紅」。可是,公司債台高築和股價狂跌,壓垮了弗蘭內里,讓他成為公司「最短命」的CEO。

從2016年底的高點到今年9月份,通用電氣股價跌幅超過60%,蒸發了約1760億美元。從約翰·弗蘭內里上任時算起,公司市值也蒸發了超過100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6868億元)。長期來看,進入21世紀,通用電氣的市值已經蒸發了大約5000億美元,相當於一個臉書公司。

據CNBC報道,接近消息人士稱,約翰·弗蘭內里上任一年多就被換掉,是由於董事會對於他的「重整計劃」進展緩慢感到不滿。最近幾個星期,這種不滿達到了頂點。9月20日,通用電氣證實,艾斯能公司在德克薩斯州發電廠中所使用的通用電氣天然氣渦輪機出現故障,導致發電廠關閉。

約翰·弗蘭內里上任之後,制定了一個瘦身計劃,逐漸剝離醫療健康業務、油氣業務、鐵路業務,以及照明業務,從而減少債務,專注於航空、可再生能源和醫療設備。如今渦輪機是通用電氣電力部門最重要的產品,產品出現故障,招來了公司客戶和華爾街的質疑。

通用電氣二季度財報顯示,核心的電力和可再生能源收入和利潤都大幅下滑

渦輪機事件只是誘因,董事會對約翰·弗蘭內里領導的轉型過慢感到不滿,可能才是根本原因。不過,約翰·弗蘭內里似乎也很「無辜」,畢竟,傑克·韋爾奇和韋爾奇親自挑選的繼任者傑弗里·伊梅爾特用了幾十年,將通用電氣變成了一個業務冗餘的龐大巨獸,要瘦身,談何容易。

1981年到2001年,在韋爾奇的執掌下,通用電氣市值從130億美元暴增到5800億美元,曾一度是美國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2001年,傑弗里·伊梅爾特接任。到2017年8月伊梅爾特卸任時,通用電氣卻幾乎到了崩潰邊緣。究其原因,過去幾十年,通用電氣沒有堅守核心業務,過度擴張,甚至進軍金融業務,在2008年金融危機時損失慘重。在業務板塊擴張時,核心業務的轉型卻十分緩慢。在國際油價逐步走低、新能源產業突飛猛進之際,伊梅爾特卻主導繼續大規模向傳統能源領域進行大規模投資。其中,在2015年斥巨資收購阿爾斯通的能源業務,後來被證明是最大敗筆。

就任CEO後,Lawrence Culp不僅要處理渦輪機問題,還要推進「減肥之路」。在昨天的公告中,通用電氣預計,將一次性減記電力業務相關的商譽。目前。電力業務的帳面商譽約230億美元,此次減記規模可能覆蓋絕大部分商譽的帳麵價值。待公布三季度財報時,公司將明確具體減值並做出評議。